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美文】让时间在手中凝固
参加公安部第五届卫士之光作品展有感
时间:2015-11-24 09:48:39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潘国忠)很小的时候,村子里有个邻居,脖子上挎着一部120相机,走村串户,为人照相,每张照片收2角钱,照出来的照片是黑白的,只有120相机的底片大小。母亲说,“这人真的有本事,真会赚钱。”我也觉得很神奇,就那么“咔嚓”一下,时间好像就在他的手里边凝固了一样,而且还可以随时拿出照片来,看见在瞬间被凝固在小纸片中的自己。这是我对摄影的最初印象。

  因为有机会参加第五届公安系统“卫士之光”作品展开幕式,我来到了首都北京。在长安街边,国家博物馆的围栏外,遇到了一位来自浙江的同行,我请他帮我照张相留作纪念,顺便聊了起来。我问他是什么作品参展,他略有拘谨地说,“是摄影”。然后又自嘲道,“门槛比较低的。”我说,“我也是摄影,感觉确实比书法和美术的艺术水准低。”

  好多年前,我做过一段时间的摄影记者。报社的同行把摄影记者称作“咔嚓干部”。因为一按快门,“咔嚓”一响,稿件就完事了,似乎是非常简单、不走脑子的那种工作。所以,我也一直不敢说自己是搞摄影的,只是觉得自己和靠照相来赚钱的同村邻居没什么区别。

  自从参加公安工作,手里就没离开过相机,最初是理光5交卷相机;有了数码相机以后,先是个卡片机,然后是一款简单的单反相机,后来换成了尼康D200,一直用了5年。在和同事闲侃的时候,常有人说:“还是你这工作好啊,不用办案,不用审讯,不用取笔录,没什么负担”。我听得出这些话里还是带有些许调侃的意思,但毕竟是事实,我也无力反驳。

  在国家博物馆里,“卫士之光”的作品在第一、第四展厅,摄影作品的展出面积不超过四分之一,大多还是书法和美术作品。那些书法有的苍劲有力,有的优雅俊秀,美术方面我一窍不通,也看不出门道,更不敢擅加评论,我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离“艺术”这两个字实在是太遥远了。

  至于参加展出的摄影作品我倒是有几幅很喜欢,一个是云南作者的作品《山那边,百姓等我去办证》,两位民警背着身份证照相器材,翻山越岭,为群众办理身份证件。还有一个是山东同行的作品,恰巧他也姓潘,作品叫《民警接待室》,一部相机,一个角度,讲述了在民警接待室里发生的几个片段,诉说着人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还有许多表现抢险、救援、抓捕、训练的照片,都是那样的生动、鲜活,让我这个没有一点艺术修为的人也能感觉到,这些活生生的场景、画面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就发生在自己最亲密的战友的身上。

  我想象得出,这些照片的拍摄者们和画面中的战友一样,同样经历着当时的艰苦卓绝或者是惊心动魄。能把战友们舍生忘死的瞬间凝固在自己的手中,这未尝不是一种幸运,这也正是和我一样从未办理过一起案件的同行们存在的价值。

  前段时间,我参加了公安部摄影协会在伊春举办的培训班,在听新华社陈晓波老师的讲座时,我获益匪浅。战争年代,那些随军记者和战士们一样打仗冲锋,只不过是手里多了一部照相机。枪林弹雨里,一个个珍贵的瞬间也是在他们的手中凝固。如今,这些珍贵的照片的存在,并且被收藏在《新华典藏》中,应该不是因为艺术的价值,而是凝聚着历史的厚重。

  我的局长姜大勇也是个摄影爱好者,对摄影器材也有些研究。2013年他到阿城来当局长,看见我手里拿着尼康D200相机,说:“好的设备更容易拍出好的作品来”。于是我换成了现在的佳能5D3相机。姜局长的个子不高,已经50多岁的年纪了,但走起路来依旧脚下生风,年轻的秘书张天宇跟在他的身后,常常还得一溜小跑。在我参展的作品《搭人链抢出生命通道》里,他们都藏在人链当中。

  中国国家博物馆就坐落在天安门广场的东侧,远远望去,是那样的庄重肃穆。走进博物馆的展厅里,恢弘的气势让我一下子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我知道,在茫茫人海,我只是一滴小小的水珠;我的一幅小小的照片,更如风中的一粒尘埃。如今,自己能有机会走进这圣殿般的大厅里,依靠的是身边战友们舍生忘死的奉献和付出。能和身边的战友一道砥砺前行,是我一生的骄傲;能为战友们做一些有益的工作,更是我无上的光荣。

  北方的冬季已经来临。铁路的两侧,美丽的雾凇映照着清晨的阳光,美得让人窒息。隆隆的车轮在如童话般的景色中不停地向前行进。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正如时间的脚步,谁也挽留不住,也不会永远凝固在任何人的手中,不论那一刻多么让人留恋。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