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博客】那些你不知道的“急救门”细节
时间:2015-12-17 07:20:20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珈绮)写这篇长文时恰好在琼海前往三亚的火车站等车,这些天身体舒服多了,但是心情却时而感到有些抑郁。急救门发展到了今日已有20多天,很多事情的细节我并没有写出来,因为无关事件本质,我也不希望这件全国关注,推动体系改善的事情,被一些八卦搞歪了楼。

  在三亚这些天,再没接到过媒体记者的电话,每天和烧伤超人阿宝谈天说地,看他吃的脑满肠肥,也有别样的乐趣。

  等车的这会儿,把除去个人隐私外的急救门的一些细节告诉大家。有些有趣,有些无奈,有些理解,有些感慨。

  手机

  11月25号我发表了第一篇长微博,“南航cz6101,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此文是一篇标准的个人感受长文,只是分享给有限的几千粉丝。

  第二天上午开始,最先采访我的一名北京记者告诉我,我的电话号码已经被发在了媒体记者群里,我并不在意。当上午十点左右时,我的微博开始急剧膨胀,手机被打爆,每次接电话,手机里都在不停的响下一个电话。

  十一点开始,我的微博彻底打不开了,手机连重启都做不到,每隔一两分钟就有几百条评论和上千个赞涌来。微博阅读量爆发式的增长,早间还是一百多万的阅读,午间已经达到500万,晚间更是破了800万。那时候,微信朋友圈里整齐的队形都是这篇文章。

  下午两点多,南航一行四人来到我家,其中就有cz6101当班的女乘务长。她年龄不大,看着表情来之前肯定是哭过。我深感不忍,于是就当着南航领导的面,说出了那一番话:“如果当时空姐扶了我,恰好我摔受伤了,恰好我人品特别不好诬陷空姐,那么这笔钱是空姐赔还是南航赔?如果是空姐赔,那就不该扶”。

   跟南航的负责人聊了一小时,走时看手机,130多个未接来电。

  之后的这些天里,我每天都要接几十个电话,对着全国各地的陌生的同行说七八个小时的话,同样一个问题可能要回答十几遍,一度都想录下来再接电话就放录音算了。其实接电话真的很辛苦,在这里顺便向中国移动联通的客服表达深深的敬意。

  那些天嗓子沙哑咳嗽不止,那些天每天也就睡五个小时,那些天吃的完全没有规律。但我一直努力的去接每一个电话,每次喝点粥都是一边喝一边电话。我并不想出名,但我知道,人的一辈子,可能只有那么几天,我的声音融合各界的理性建议,可以通过媒体的力量直达医改的决策者,这样的机会如果用来讨论钱就太low了,我很珍惜这样的机会。

   谢谢我的手机,你辛苦了。

   

  王志安

  我对王志安老师,第一次认识于2007年的国家广电总局一次高级编辑记者培训班,那次每个省只在电台和电视台各选一名学员,王志安是授课老师之一,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直到今年六月股灾期间,我看到王志安与某记者的一场官司,王志安因揭露虚假新闻而被打击报复,我那时的微博仅有12个粉丝。我连续写了五篇长文力挺阿宝和王志安。时隔8年,他认识了我,但从无表扬我一次,也极少联络。

  急救门事件爆发后,那时媒体的报道多如牛毛,王志安老师联系了我,要做新闻调查的选题。电话中我坦率的说,身为体制内的人,我不想上电视,出名也无法变现,谈不上坏处但也肯定没什么好处。那时的我也从没面对面接受任何媒体采访。我深知央视新闻调查的深度和力量,对于当时的我也很有顾虑。

  我也坦率跟他的说,如果我接受了新闻调查的采访,假如999找我谈赔偿,我肯定会做出很大的让步。这是所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也涉及道义上的问题。

  几经波折之后,王志安老师的选题终于成行,12月5号上午10点半左右,他一行五人飞抵沈阳。

  那时他并不知道,就在他到沈阳的一个多小时前,999的相关负责人已经抵达沈阳,并且与我联络要立即见面。就在之前的两天,我也听说999的人要来找我。

  我没有答应和999负责人立即见面,之后的大半天,我都认认真真的配合了新闻调查的采访,说尽了我能说的所有话。直到晚间七点王志安一行离开后,我还回家见了两个来访的朋友,晚九点多,999的负责人来到了我家。

  我不想说我因此失去了什么,我只想告诉每个人,我已经尽力。

  尾言

  我虽然是新闻记者,但我并不喜欢利用职业来解决个人诉求,因此在写长微博之前,我从未找过南航、机场医院和999急救中心。

  中国的新闻,太多都是因为受害者和被投诉者赔偿没谈拢,然后诉诸媒体,如果舆论关注后,体系可能会微微暂时低一下头满足受害者的诉求,受害者封口之后,体系会重新抬头,一会如常回归风平浪静。只有像孙志刚这种已经无法和解无法赔命的,才会让收容体系彻底终结。而这一次,我在用非暴力且合作的理性方式,试图改变这种传统的模式。

  当然,有一天我也会封口,但那并不是我被公关了,我又不是政策的制定者,又不是执行者,谁有会来公关我呢。在我发声之前,也许还有公关的必要,但是当我说尽了所有能说的话,当我做完了所有能做的事,公关我就已经毫无必要了。

  写了两个细节就觉得有点疲惫,今天发现某门户网和医学知名网站联合搞了个评选,2015年度健康界十大影响力人物评选。我这辈子从没想过能跟屠呦呦,李斌,施一公这样巨星级的名字放在一起。

   我很清醒,这种所谓的“网红”名声,来得容易去的也快,很多人劝我赶快趁着知名度高做点什么,但我觉得,除非单位需要或者真能做点好事,个人的名利变现至少在当前毫无意义。

  无需隐瞒,人生追求的无非名利二字,但我始终认为,在名利之间那怕只加上那么一点点理想,人生也许就会更有意义。

  11月13号是到三亚的第二天,我翻开纱布,烧伤超人阿宝帮我看了一下,伤口结痂了。但那片缝合的伤痕,是永远留在了我的身体上,希望它不会留在公众的心里。

  而我,迟早会被大众忘记。

  真的,我并不在意......

 

(【博客】栏目文章均为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