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博客】老炮儿,跟北京无关
时间:2016-01-07 09:05:14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编者按】本文节选自相声演员徐德亮撰写的文章《《老炮儿》,跟北京无关》。全文链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6a0e520102w43m.html。【博客】栏目文章均为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老炮儿》里的人, 我都不喜欢。

  六爷是个流氓,或者叫玩闹。在北京话里玩闹和流氓意思相近,但玩闹比流氓高级得多。而且流氓是贬义,玩闹的贬义色彩就不那么明显。这里边的区别,有点儿像“抢劫的”和“绿林人”的区别。他年轻的时候横过,老了,还要扎挣着横,但已经没了横的资本。他用帮人学会“规矩”来当“横”的心理支撑,在胡同里霸气得很,其实街坊邻居只是给他面子,都让着他。城管真不敢打他?知道他是几年大狱上来的,不想招事儿而已。小偷真觉得不听他的就“出不了这胡同”?同样,不想招事而已。

  当然,他年轻时候的横也不是真横,无非就是在文革时和文革后敢于打架。虽然影片可能为了能审查过关有意无意地回避了文革,给出他的英雄事迹就是“八三年他手使一把日本军刀对付十几个人”和“九四年因为打架被判了刑”,其实真要这样他八三年严打就已经进去了,九四年未必出得来。但我们很明白地知道,这影片想表述地是文革时期他们这批孩子的“英雄事迹”:敢旷课,敢不上班,敢打架,敢下黑手,有兄弟,一呼百应。原来都是为了保护毛主席,后来都成了小流氓儿。注意,流氓加上小字,必须儿化。流氓让人怕,小流氓只能让人讨厌和看不起。

  当然,等六爷长大一点,就从小流氓儿变成了玩闹,变成了大流氓,因为哥们义气或姐们交情,或者因为“正义”和“规矩”,敢打更大的架。但社会已经从文革的无序转向有序,从半无政府变成了有政府,甚至矫枉过正,出现了“严打”,跳个贴面舞就能判二十年(二十年之后出来,看见满街的歌厅和小发廊直接就疯了),六爷这样的不“进去”是不可能的,甚至被枪毙也不足为奇;但可能事没那么大,判了几年就出来了。

  他们老了,回忆自己的青春年华,多么热血,多么“精彩”,所以他们看现在平淡的生活无聊,看现在平等的年轻人没规矩,但问题是他们所回忆的,因一时意气或一时义愤就拿管儿叉子把人捅了,把自己的青春送给大狱或直接换个枪子,这样真的好么?回忆的都是值得珍惜的,但珍惜的是回忆本身,而不应该是那些荒唐的日子。

  老炮儿们是鲜活的,甚至有些人是可爱的,但是我们肯定不想生活中真有这么一个几年大狱上来的,满嘴脏话,还以为自己特正义动不动就找事儿的老街坊。

  再说说六爷嘴里的“规矩”,盗亦有道,天下最讲究规矩的就是黑帮(相声里的辈份、排字儿,所谓的尊师重道,全是从青红帮那里继承来的),原因无他:你敢不守规矩我就敢杀你。

  对平民老百姓来说,规矩当然是要有,但不能不近人情。对问路的人爱搭不理,给脸色看,就是有规矩了?满嘴脏话,但是对长辈不说就是有规矩了?我想起了电影《三毛流浪记》,组织流浪儿童卖报纸拣烟头的流氓跟三毛要当天的抽头儿,三毛不理解,旁边一个流浪儿伤感地说:“你给他吧,这是规矩。”当然可能有人说,在六爷的规矩里,这就是不规矩,因为不能欺负小孩。但仔细想想,这些江湖上的规矩本质上都有相同之处,就是都要靠打来立。

  二十年前,我中学时,去一个同学家,进门先问他爸爸好。后来他跟我说,他爸爸生气了,说我没规矩。我很奇怪,我说,我问他“您好”了。他反问我:“‘您’是谁呀?你不懂叫人呀?”我才明白,光是“您”不成,叔叔是叔叔,大爷是大爷,该叫人得叫人。这确实是北京的老规矩,但是直到现在,我也不认为“您好”比“叔叔好”没规矩。

  二十年后,我去天津演出,开车去的,到市里不认识路了,正赶上上下班的高峰,天津的路又窄,我好不容易停在一个路边,摇下右边的窗户,问路边一个修自行车的某处怎么走。我叫了三声“大爷”,他都低头修着车,没理我,我以为他耳聋。还是他旁边那个等修车的车主过来问我什么事,我问他某处怎么走,此时那个修车老头冲他用很纯正的天津话喊:“他你妈问道儿连车都不下,你搭理他干嘛?”

  问路应该下车,没错,就像北京琴书里唱的,古代问路应该下驴。但如果当时下车,后边一会就堵死了。在当今这个交通状况下,在充分的表达了尊重以后,问路不下车是不是还算不守规矩?

  跟城管较劲,是六爷在影片开头很光彩的一个片段。但城管给他面子,不是尊重他,只是怕他闹事而已。一个连三百块都拿不出来的本地老炮儿,跟他打回架值当的么?城管扇人耳光不对,扇本地人更不对,如果用六爷他们年轻时候的话说,叫纯属没有斗争经验。但六爷出来挡横的方式就真的对么?六爷借说话打城管队长的脸就真的对么?如果城管队长因此变脸,谁说也不行,车拉走,人再妨碍执法也报警抓走。六爷又能怎么办?找闷三儿打城管去?

  说到闷三儿。“闷三儿”是传统相声里的一个人物,“坛子胡同闷三爷,跟尜尜胡同抽四爷,蛐蛐胡同逮五爷,他们都是把兄弟”。闷三儿可能也符合“蔫人出豹(暴?)子”这句北京古语。那一茬的流氓里,混到现在,有的当了老板发了财,有的混到了社会最底层,在“拔份”这个事上,都颓了,只有闷三儿一个人还冲在打架斗殴的第一线,还老进局子,还能一呼百应地叫来数十个可以打架的年轻小伙子……闷三儿确实血心热胆,闷三儿的心里确实住着一个年轻的李逵,但就算在流氓这个群类中,闷三儿也是最不长进的那一批人。

  在生活中,某次机会我和一个所谓“混社会”的人吃饭,我问:“您特能打吧?”人家说:“老师,我早不打架了,早不是那岁数了,而且打架有什么用?找人吃顿饭就全解决了。真要狭路相逢赶上事了,也是手下兄弟往上冲。”可见,闷三儿这样的人,在真流氓里,也是不招人待见的那一类。

  六爷被人打了,闷三儿带着人冲过去砸修车厂,要打人。六爷赶到拦住。闷三儿哭了,“憋屈啊!”真像要给宋江出气的李逵。问题是生活不是《水浒传》,不憋屈又如何?打架,杀人,然后进局子,判刑,枪毙?

  当然,他是个血性汉子,交朋友用真心,真能替朋友把命扔了。可是大家扪心自问,真有这么个好朋友好兄弟,遇见点什么事你还没怎么着他先冲上去,杀七个宰八个的,你自己闹心不闹心?

  霞姨算是影片里唯一一点亮色了,虽然在剧情里显得特别不合时宜:六爷想自己解决的时候她老嚷嚷着报警,六爷要举报的时候她又死活拦着。她十六岁就跟玩闹们混在一起,抽烟喝酒,混到四十多还很漂亮,自己开个小酒吧,衣食无忧。这样的女人,无论是青年还是中年,对男人都有绝大的魅力。她对六爷真心的好,她早过了迷恋街头霸王的时代了,也因为曾经迷恋街头霸王四十多了还单身。她对六爷的感情,与其说是爱情还不是说是友情或义气。可是谁家要有这么个姊妹或闺女,肯定是老大难吧。

  片子里最后来到湖边的老炮儿们都很可爱,虽然都是被骗来的,但既然来了,“不就是茬架嘛,说什么癌呀?”一个个抡着兵器,拖着残躯,冲向冰湖,也冲向久以忘却的热血青春。三十多年前,他们的青春就是这么火热,三十多年以后,早就冰凉了的老木炭忽然最后冒了点烟,虽然肯定着不起来了,但也让人感动了一把。片子最后,一帮老炮儿像三十年前一样,又从看守所的大门出来了。看着外边的世界,他们乐着,对他们来说,这里边有一种时空交错的甜蜜的荒诞感。

  问题是,五六十岁了还去动刀子打群架,谁家老人要这样,子女还不愁死!

  六爷的儿子,睡别人的妞不可气(睡没睡过单说),出了事自己生扛不可气,连离家出走都不可气,但遇见事冲自己的爸爸吼就可气了。你爸爸再不对,他是来给你解决事的,你不拿你爸爸当人,还能指望别人拿你当人?这么大了连喝酒碰杯要低一点都不懂,用六爷自己的话说,“家大人没教过你规矩?”六爷这就叫自己打自己的脸。当然,孩子在叛逆期,又摊上六爷这么个爸爸……但总之,只能算个小流氓儿,我不喜欢他。

  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在电影里本来就是反面角色,更让人喜欢不起来,六爷没把那小子手指头“嘎巴”一下撅折,只在那支着,都让观众觉得气没出来。小飞最后似乎有当好人的愿望,除了在人物设定上不太合理之外,只能让人更恶心(想睡小鲜肉的脑残粉们请无视这句)。

  总之,《老炮儿》里的人, 我都不喜欢。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