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美文】一个人张灯结彩
时间:2016-01-26 09:23:31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库玉祥)张灯结彩的释义是,挂上灯笼,系上彩绸。形容节日或有喜庆事情的景象。张灯结彩应是众人的群欢,一个人怎能张灯结彩呢?或许,唯有写作者,才能独自享有一个人张灯结彩的那份心境。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2015年三百六十多天过去了。每个人的一生,总有大悲大喜,相逢和别离。在一年当中,总该有琐碎的繁忙,柔软的感动,寂寥的孤独,和转瞬即逝的欢乐及黯淡的失落!只有热衷记日记的人,能把一年的心情做个分类,把一年的时光梳理个明白。我不记日记,只是在这一年的岁尾,回忆下跟自己的内心有关的事情,给劳累一年的心请个安,来做个继往开来的小结。

  我是个公安作家,创作的是公安文学。对公安文学我认可这样的观点:在提倡和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解读公安文学意义非同寻常,不仅构建中华民族核心价值观,而且有利于警民关系。公安文学以塑造警察正面形象为要务的,并且有普法、审美等功能。读者通过阅读公安文学,感受到人民警察的崇高和伟岸,与此同时也认识到公安民警的艰辛与不易,从而了解警察、理解警察。

  年初,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我二十八万字的第四部长篇小说《隐形罪恶》,图书的腰封上写到:一部破解看守所内幕的反腐力作、警察作家库玉祥依托狱警生涯写就。其实我这部长篇小说在写作之初,还真没有考虑到反腐问题,只是从我一贯的关注苦难、同情弱者、对现实持批判的锋芒的写作态度,倒使这部作品成了反腐力作。依托狱警生涯写就倒是真实的,我当狱警15年,见识了诸多形形色色的罪犯。

  《隐形罪恶》这部长篇小说在出版社的推介下,国内多家报纸连载。我还在牡丹江知一书店进行了签名售书和与读者交流的活动。

  虽然文学创作有十多年,已出版和发表了几百万字的作品,但我文学创作的薄弱面我还是心知肚明的。鲁迅文学奖的评委李朝全,说我的长篇小说《险象环生》,比较降低女人的地位,他说女人是生活中的盐、糖和奶,而我的小说似乎只是将其作为一种小说因素,一种生活的调味加入其中,显得比较单薄。为此,近几年来,我为了把女人在作品里写丰满,相继阅读了世界名著《简爱》、《傲慢与偏见》、《呼啸山庄》,及保加利亚学者瓦西列夫著的《情爱论》等。并创作了多篇警察题材的爱情小说,今年就在文学期刊上发表了《疑似命案》、《爱与不爱》、《为爱而行》等五部中短篇小说。

   6月,我参加了牡丹江市公安局“进警营、访基层、树典型、鼓士气”文学和摄影采风活动。在东宁县公安局,我采访了东宁县公安局奋斗边防派出教导员王彦,这位警界70后,入警近20年,始终务实工作。在奋斗边防派出所当所领导,不仅辖区治安防控管理的好,并把问题迭出常引起上访事件的所辖转角楼村,变成让群众心服气顺的和谐村。此次采风活动,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采访了包括东宁、穆棱公安局等多个单位三十余人,写出了《边防女警王彦的快乐和感伤》、《“笨蛋”李希华的“精算计”》、《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心中装着案件的人》四部报告文学,这些作品涵盖边防、监管、刑侦、禁毒四个警种。

  8月,我被公安部聘为首届签约作家。虽然日后面临工作和文学创作两个任务,但我认为没压力也没动力,我会竭力按照全国公安文联的要求,根据公安部党委的部署,适应公安文化建设的需要,创作反映公安工作主旋律、表达公安工作一流业绩、弘扬社会公平正义和法制精神的优秀作品。

  在两年签约期间,我给自己制定了较为苛刻的创作计划,那就是,收集“1994、4、27”案件素材(系列持枪杀人大案),创作一部长篇小说(题目待定)。深入基层体验生活,创作出反映民警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带有温度和热度的两部中短篇小说作品。从所在公安机关评先树优的典型中挖掘素材,写出弘扬典型人物的两到三篇报告文学作品。

  其实我的创作计划,其它作品容易完成,唯独长篇小说有难度。雨果说过这样的话:释放无限光明的是人心,制造无边黑暗的也是人心。光明与黑暗交织着、厮杀着,这就是我们为之眷恋而又万分无奈的人世间。我的经历和职业,使我对光明与黑暗,看得要比常人明了些,我的长篇小说大多表现众多普通人(包括警察)生存的艰难,每当头脑中构思好故事框架,坐在电脑前开始创作的时候,情绪便不能自我,我随着故事的脉络,或激动、或伤感、或悲愤、或无奈等;直到把作品写完,我的情绪才得以释然。我每一部长篇小说的完成,大脑不但一片空白,身体还犹如干了很久难以胜任的体力活般的疲乏。

  故而,我对长篇小说创作既满是为难,又充满欢喜。不过我仍就喜欢创作长篇小说,它犹如我独自盖个壮观的大厦般,对我来讲不仅是挑战,更是创作实力的证明。

  我爱好独自旅游,旅游虽是一种放松,可我从没放弃在旅途中思考。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9月间,我背起行囊,走了东北三省主要城市,参观了哈尔滨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遗址、长春的伪满洲国皇宫、沈阳的张氏帅府博物馆等景点,对曾经发生在我脚下黑土地的悲壮故事和中国的近代史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和认识。

  每到除旧迎新之际,我都会想起唐朝诗人刘希夷的那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里固然读出些颓唐的意味,但未始不能找到某种好的寄托。花相似很好,说明春事依旧,到时自然会是姹紫嫣红一片;但人不同,不见得老了一岁就怅然,而可能是以一种新的姿态进入新的一年。人无论老幼,至少总是期待着生活会发生一些新的变化,多些美好的事物。

  我年过50,实属中年。人到中年,丧失的是机遇,珍惜的是时间。这个年龄应活出几分真实,几分诚意。好在我的真实和诚意以文学为佐证,一个人也能张灯结彩!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