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随笔】下雨的日子,你会想起谁
时间:2016-09-18 10:05:53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文/叶子)我喜欢雨,每逢下雨的时候,总是喜欢一个人独坐在窗前,听细雨的呢喃,总是喜欢一个人漫步在雨中,听细雨飞扬的天籁,总是想在玲珑的雨声中,读懂春雨的轻柔,夏雨的热烈,秋雨的缠绵,雨凝成雪花而成冬雨飘飞的凛冽。 雨的轻柔、热烈、缠绵、凛冽,易于拨动内心情感的心弦,使人不知不觉的回忆其中。 我亦同,雨落飘飞,我也会不自觉的想起他。 他是一个靠给他人磨切菜刀谋生的老汉。 夏季里,每遇周休飘雨的日子,他会准时出现在我家楼下的小面馆门前的雨搭下面,在那给附近的商铺、住户打磨着切菜刀。雨天使他无法游走街头,只好来此找这些熟识的回头客。 他打磨的刀刃锋利,不伤刀,价格还公道,受到大家的欢迎,所以附近的商户、居民往往都把刀攒在一起,专门等着他来打磨。 多年中,不变的,总是那一身褪了色的深蓝色粗布中山服,总是那一顶貌似本山大叔的压得极低,遮挡半个脸部的蓝色单帽,久沐日光风雨中皱纹纵横,写满岁月沧桑的古铜色的脸,一双布满老茧的骨节变形的双手。一条板凳,一个砂轮,半瓶子水,几块质地粗细不等的磨刀石。 多年中,唯一变化的是随着岁月更迭,逐渐似乎从问号归零的逐渐弯曲的驼背身躯。 细雨朦胧时,我喜欢在阳台上偷偷的观察他,我觉得他是雨中的一道风景。

  无活时,他弯坐在长凳上,长长的帽檐下喷出黑色的旱烟,他似乎在静静的看着雨。 当有人送来菜刀时,他会站起,自然形成弯曲度似乎在向每一个人敬礼。压得十分低的帽檐,遮挡了半个脸,唯一只能看清的是皱纹堆积古铜色的脸。 他骑在长长的木凳上,用砂轮轻打着刀刃,发出嚓嚓的声音和细小的火花,往凳子的一端的打磨石上浇上点水,右手紧握着刀把,左手五指固定着刀柄,驼背身躯与凳子形成一定夹角,刀刃与打磨石形成一定的角度,前后磨动着,更换粗细不同的几块磨刀石后,用水冲掉刀刃上的泥浆,白亮、锋利的刀刃便呈现在眼前。 我似好奇,曾拿了家中的菜刀下楼让他打磨了一次,价格不贵,菜刀被打磨之后,确实锋利好用,不由感叹他的手艺精湛,却又始终不见其真容。 最近一年,却始终没有再见到他,偶到面馆吃面,不经意间向面馆老板问起他。 老板说:“他走了!” 我问:“走哪去了?” 老板微笑说道:“没了!” 我说:“这人手艺多好呀,没了再找找。” 老板大笑说道:“给阎王爷磨刀去了!” “哦!”我突然也想笑。 老板早已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 “这个磨刀的老头和我说,他认识你!”老板突然止住了笑着看着我说道。 “咋认识的?”我停下筷子,看着老板。 “挺多年前,你们办理一个案子,这个磨刀的师傅就是这起案子的一个嫌疑人。”老板认真的和我说道。 我内心突然五味杂陈,不知何种滋味,前尘影事,尽蕴其中。参加工作20余载,抓人无数,自己随着岁月恍惚起来,可是每人被抓的人却清晰的记得你,这也是每一个在公安战线上工作一辈子,最后所剩的感受和面对的现实吧。 “没事,他说了,他不恨你,他说:‘等待雨,是伞的宿命’”,老板微笑看着我说道。 “他说啥?”我似乎未听清。 “小样,你还敢上他那磨菜刀去!”老板说完大笑,我摸了摸脖子,也大笑了起来。 又逢夏季的一个落雨的周日,从阳台上望去,楼下面馆的雨搭下面空荡荡的。

  雨落在春的枝头,日子便绿了; 雨落在夏季含苞的黄瓜花上,日子便多了几分清香; 雨落在秋季飘零的叶子上,日子便多了几分离愁别绪; 雨落在冬季凛冽的冬风里,世界变便多了几分肃穆与皎洁。 耳边似乎想起了磨刀的嚓嚓声,几点火星闪烁,几滴泥浆低落,粗衣旧裤,压得极低的单帽,一股浓烈的旱烟味道,白亮、刺目的刀刃。 我突然感悟道,每人的生命启程时,无论您是块好铁还是快次铁,都需要无数个像“磨刀师傅”样的人,去砥砺你的粗糙,换来您锋利无比的优秀锋芒,才能披荆斩棘,开创自己的无限美好人生前程。当您如刀刃钝了或出现缺口般自身能力不足时,如果您再次遇到尚好的“磨刀师傅”似的人,再次补齐您的缺口和短板,提高与激发您的新的能力,让您再次而多次的锋芒再现,而创造自己更加辉煌的人生时,那这个似乎是“磨刀师傅”的人就是您人生里的伯乐与恩人。 对您而言呢,无论您发展多么好,在下雨的日子里,您独自驻足一室休息时,希望您也要想起他。 也许这就是“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真正意味吧……

  (作者系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克东县局玉岗派出所孙国庆)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