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美文】侠与酒
时间:2016-09-18 10:11:36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文/于金玉)这次要说的事,关乎情怀。

   其实情怀这两个字拿到现在这个时代来说,多少带点贬义。我们见证过无数次用情怀做营销的秀,也见过无数锅打着情怀旗号的心灵鸡汤。

   今天讲的情怀只有一个字:侠。

   我确信,并且坚定不移的确信,我们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对于“侠”这个字都是有情怀的。

   而把我们带入到“侠”这个令人神往的字眼中的,当属武侠小说。

  在武侠小说中,“侠”的概念出现的最多,从“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到“小李飞刀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从金庸先生到古龙先生,当然还有梁羽生、卧龙生、诸葛青云和司马翎等一众武侠大家,都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和无尽的遐想。

   我相信,每个少年儿时都有一个武侠梦,或是仗剑江湖除奸恶,或是一蓑烟雨任平生。

   少年时看武侠看的是打斗的刺激与惊险,你有降龙十八掌我有小李飞刀;青年时看武侠看的是笑傲江湖共饮此杯,洒脱的激情与豪迈,今朝有酒今朝醉;等到了中年甚至老年看武侠,看的是人情冷暖,一杯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看武侠都能看出不同的味道。

   本人自恃在青年阶段,看武侠当然看的是豪气干云义字当先。在经历了和小伙伴们用竹刀木剑打打杀杀的少年时代后,也向往着仗剑江湖饮马天涯的生活。

   一人一马一剑一酒壶,我的天想想都快飘起来了,若是还有一位红颜知己,你在前面给我挖个坑我都往里跳。

   当然,你现在让我仗剑是断然不敢的,地铁都上不去,饮马天涯也类似于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迫于经费紧张也只能作罢,那么还能干点啥呢?

   当然是喝酒了!在任何武侠中,故事和酒都是分不开的,令狐冲的烧刀子,黄蓉的汾酒,陆小凤的竹叶青,楚留香的葡萄酒。在武侠小说里,酒是豪侠之气,是兄弟之情,它是狂欢,也是寂寞,是喜极而泣,也是催泪断肠,这就是酒。

   金庸写酒,多是群雄相聚大排筵宴,热闹非凡;古龙写酒,多是二人对饮或自斟自酌。由于自身性格的关系,我更喜欢古龙那一种。

   喝酒,除非是一些场面酒不得不喝,我是很不喜欢多人对饮的,尤其是一个新场合。与一些不认识的人或者不喜欢的人一起喝酒,简直逃都来不及,哪有心思举杯。

   几乎所有的争论都可以解释成对事不对人,但喝酒除外,对事也对人。

   只有人和事都对上了,这酒喝的才有意思。

   和老友叙旧,和新友谈心,一种是楚留香和胡铁花的牛饮,一种是乔峰段誉虚竹义结金兰,这两种酒喝的都很有意思,喝酒切忌大场合,最喝不出酒的滋味,为了喝酒而喝酒,才是酒场上最痛苦的事情。

   喝酒分场合,也分地方,东北固然是小烧,内蒙的马奶酒,北京的二锅头,山西的汾酒陕西的西凤,湖北的白云边湖南的酒鬼酒,山东的孔府家和琅琊台,江浙的黄酒巴蜀的曲酒,贵州的茅台广东的诸葛酿。去一个地方就要喝一个地方的酒,若是到了山西喝二锅头,去了巴蜀喝黄酒,简直毫无乐趣可言。

   侠是理想,酒是人生,我们梦想着有那样的生活,却只能在酒桌上挥斥方遒。我最大的爱好除了足球,就是把朋友叫到家里,在电脑前开两瓶酒,边喝酒边看着武侠剧和功夫片,寻找一种廉价的慰藉。

   现实就是这样,然而我还有点理想,一位佳人,一条小狗,一所小房子,房子门口挑着一面小旗,上书666,有人入得门来,便高声问一句: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呐!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