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警院70年】我们是跨世纪毕业的警院学员
时间:2016-09-20 10:12:47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文/宋文滇)我们,是1998年入学,2001年毕业的黑龙江大学警官学院第一届八十二名毕业生;我们,是跨世纪毕业的警官学院第一期学员;我们,是警院董学军、宋宏图两位老师(上学时的称呼是队长,在我们的心目中永远是这个称呼,因为这有不平凡的意义)带过的唯一一届学生。从毕业到15年后的这时候,不曾想我们已经成为了警官学院的历史,虽然那时候学院前面的名字被冠以“黑龙江大学”字样,但我还记得董队长在入学时激励大家时给我们的另一个称呼:“黄埔一期”。也就是从那时起,直到“黑龙江公安警官职业学院”的成立,“警院”这两个字最终被定格在了这里。从98年开始,我们和这里、和这里的人有了一段段回忆。正是为了这些记忆不被时间抹去,我写下这些文字。

  入学

  还记得入学的第一天,我是带着惶恐,带着一种迷茫,跟从着一种杂乱的紧张与慌乱心情开始的。多亏这里有老乡、师哥、师姐,是他(她)们带着我办理了入学手续,这让我稍有兴奋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当我来到被早已分配好的寝室,有几个已经早到了。宿舍一共八个床铺,最后就只差一个没有人来整理,大家在等待这这位“神秘人物”的时候开始互相介绍自己,八个人都来自于省内不同的地方,没过多久熟悉之后按照年龄大小开始称兄论弟、排资论辈,一个寝室就是一个兄弟会,这样的寝室加上女生,我们区队一共有五个,四个男生一个女生宿舍,后来知道,女生也不例外,也是这样结成了姐妹。报到最晚的那位后来当仁不让的成了我们宿舍的“老二”,他的冷幽默和夸张的外表日后给我们增添了许多笑点。

  军训

  同学们,还记得军训吧。我们的军训是在部队真正的军营里度过的,当时学校对我们这一届学生很是重视,和我们一起入学的其他层次学员都在校园里受训,我们则被送到武警五支队,现在叫武警防暴支队的军营里接受了22天严格的训练,当时负责训练我们的是五支队教导队,这里的教官很专业,队列动作漂亮、潇洒,在讲解时最常说的是一句就是“我边讲边做”,还记得平日里大家没少拿这句话开玩笑。

  顺便插一句,严肃的军营并不缺少爱情,只可惜这爱情不属于我们。其实,这次军训收获最大的要数这个教导队的指导员,军训成就了他的一段姻缘。现在想来是这个指导员利用职务之便,与我们的美女老师“暗度陈仓”,最后完成“逆袭”,听说日后真的修成了警院的女婿。

  军训的故事有很多。最折磨人的要数带着饥肠辘辘的肚子在饭堂前列队唱歌的煎熬;最狗血的要数因为有人扔掉馒头皮,遭到司务长用一个老掉牙的故事来教育我们的经历;也就是在这次军训期间,我们当中的一个人有了一个响当当的绰号,其知名度甚至超过了本人的姓名,以至于毕业多年后一个小范围的同学聚会,当时所有人都没有想起他真正的名字。军训不仅造就我们的体魄,还造就了我们的饭量,据说有人一顿吃过十个馒头。每日里除了体能和队列动作的训练以外,最让人头疼的就是比赛叠被的技巧,经过严格的训练,一年后我能在每天早上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半睁半闭的时候叠好“豆腐块”。而我的个别同学们则更聪明,军训结束后发明了一种“供被”的方法。一块课桌板藏在叠好的被子底下,每天小心翼翼端上端下,这些为数不多的聪明人也被后来的个人发展所证实,的确高人一筹。

  上课

  毕业这么多年,如今我还珍藏着当时用过的教材,每次翻开这些泛黄的书页都会让我想起警院课堂上的经历。每一位给我们上课的老师都有自己的特点,这些老师要么带有口头禅,要么带有一种特有的习惯动作,一些经典语录和手势还被有才的同学编进了元旦联欢晚会小品的桥段中,自然引来不少笑声。

  说起课堂上的故事,不得不提的就是那些给我们上课的美女老师,同学们还记得她们吧。警院的这些美女老师不仅人长得漂亮,课讲得也不错,当时拥有粉丝数量最多的要数教犯罪心理的王立新老师,在她的课上性格外向的个别同学们比较活跃,其实无论是课上还是课下,同学们都愿意提问、发言,而且在校园里遇见更是离着老远就打招呼。记得有一次大家列队上课时,在路上碰见她,每一个经过她身边的同学都会主动问好,看得出来,当老师自己感觉也有一些不好意思。

  另外,我们还要感谢非常有远见和用心的温晓东老师,是他用自己的DV记录下了我们在警校的一个个瞬间,也为每一个人录下了毕业时的影像和感言,事后刻成光盘赠给大家,如今这些珍贵的资料我都珍藏着,等待着我们再相聚时与大家共同分享。

  运动会

  同学们都会记得,为了参加黑龙江大学运动会而开展的警体训练。当时是张林朔老师带领和指导我们,他非常用心,那时候他和我们这些不太争气的学生上了不少火,嗓子哑了很多次。他是一个很有水平的老师,专为自由搏击而生,据说哈师大本科四年就是学的这个。老师不仅教的好,我们学的也认真,但是有时候感觉收效甚微,也就是从那时起我觉得自己还真不是块舞刀弄枪的料。虽然,我们在运动会上的表演比较成功,但是让黑大和我们自己印象深刻的恐怕不是表演,是大家冒雨高唱军歌时候的那个影像。毕业后到黑大工作,有几次和单位的老同事提及此事,他们也还记得。也许是天公有意,每一年的黑大运动会都会下场雨,每一次执勤被雨浇过,我都会想起1999年黑大运动场主席台对面端坐在马扎上那群穿着橄榄绿警服的我们。

  实习

  毕业实习是我们接触公安实践工作的开始,学校对我们这一届学生的培养不遗余力,实习统一安排在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男生两个人一组,都在派出所。我和一个同学被分到了通江所,吃住在所里,我们俩各跟一个老民警,我的师傅不太喜欢说话,他的辖区在防洪纪念塔附近,每次和他一起下片,感觉老百姓和他很熟悉,对他也很尊敬,这让我对他有几分刮目相看。除了有时候和师傅到辖区走走外,我和我的同学还主动承担了所里很多日常工作,值班、接电话、调节纠纷、取笔录,我们样样都干。如果说是为了多学点还不如说是出于好奇,每次出现场生怕被落下,有一次遇到了一个杀人案件的现场,而我恰好不在所里,事后还为此懊悔了一段时间,感觉错过了一次锻炼的机会,虽然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暴力刑事案件。在实习时,最令人惊心动魄的,是我们参与的一场抓捕一名逃犯的行动,事后发现逃犯的那个民警荣立了三等功。实习时让我感觉最意外的收获就是我整理了所里存了五十多年的案件档案,虽然这是没人愿意干的活,但就是这份工作却让我受益良多,学到了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毕业

  2001年的7月初,毕业的时间终于到来了。我不记得毕业典礼上校领导都说了些什么,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也许是那时候,我想的最多的就是毕业以后该去干什么。

  毕业时的心情很复杂,现在都很难说清当时的心情。因为,不愿意看到眼泪,所以同学离开学校我都没有去送,虽然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的人。正式的散伙饭早已吃过,但据说真正的,最后一顿散伙饭是在警校后身一个小饭店里以非正式的形式进行的,开始时仅仅是两三个人的聚餐,后来发展成大家赶来的聚会,来的人很多,在学校没走的都来了,基本上是一网打尽,可也哭的一塌糊涂。

  后记

  今年是警院建校70周年,如今的我们也渐渐步入天命之年,各自成家立业、娶妻生子或者相夫教子,有的当了警察,有的改了行,但十几年前的记忆仍历历在目,我写下的是我们大家一起经历过的那些燃情岁月,虽然语言平实,没有那么多的渲染和艺术色彩,记录的是近乎于流水账的生活,也没有写全,仅仅是记忆中警院生活的一个个片段,有很多是属于我自己的视角,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够从我的笔下知道,我并没有忘记你们,更希望在警院的那一片阳光中,属于我们九八届青春飞扬、激情澎湃的岁月不要随着自己增长的年龄渐行渐远、最终退去色彩。

 

(作者系黑龙江公安警官职业学院98级毕业生。)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