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美文】以我寸心伴诗旅
时间:2016-11-04 08:54:21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文/逯春生)今日寒露。登车之时,望一眼窗外,初雪落在故乡的土地,想起了几年前自己的一句诗:“我要赶在落雪之前离开故乡”。

  这几年,我就是这样,在风雨霜雪中行走,一次次离乡,又一次次归乡;这么多年,我的生活就是这样,在诗意中奔忙,寻找一条诗心之旅。

   

  诗歌的原点 

  故乡之思,用诗找到回家的路

   

  每一位诗人都有自己诗歌的原点。有人从这个原点出发,更多的人是在路上寻找这个原点。故乡,是我创作的起点。从八岁离开养育我的那个东北小山村,我就无数次试图回去,找童年的河湾,看青青的原野,在内心不断地回味那百鸟鸣和、春风媚人的黑土地、白桦林和一望无际的青纱帐。野炊,夜渔,冬季的上午趴在晶莹的冰河上与水中的鱼儿对话……然而,每一次回乡,又每一次失望。是的,失望。

  童年远去,童年的伙伴也渐渐长大了,没有人会陪你在夕阳下发呆,他们在忙碌着各自艰辛的生活。但不知为什么,多少次梦中醒来,放不下的还是那条小河,那河边的小路,那路上匆匆行走的人们。

  于是,我为自己的思念找到了一个寄托,就有了第一次在一本杂志上发表的第一首诗《冰花》。

  诗歌是那么美好。在林边伴着晨光诵读冰心的《繁星》《春水》,在夜晚捧读《大堰河——我的保姆》,那些简单的烦恼,对于诗歌而言,甚至已经不值得一提。必须承认,很多诗人是为躲避那些烦恼而又陷入诗海的。这大体是许多60后写诗人的行走路线。

  诗歌,让乡情更为绵密,让诗人更为多情。诗人就是故乡放飞的风筝,飞得越远,内心的丝线就越长。“夜正酣眠/谁在小巷深处/喊我的乳名/杨花开了/柳絮落了/檐下的那个燕窝/温暖着我的童年……”故乡之思,是我很多年诗歌的一条主线。诗评家李犁先生说我的诗,“核心永远是亲人和故乡”,他说,我是“用诗找到了回家的路”。对此,我是从内心敬佩和认同的。

   

  诗歌的转身 

  为警察写诗,是我的另一种行走方式

   

  1997年,我有幸投身警营。这一次并不华丽的转身,让我的诗歌找到了一条新的出路。每天接触到各类案件,时常能看到案件背后的故事。我与巡警一同夜巡,和刑警一同到案发现场,与落网者面对面相互审视,在人性善与恶的交锋中,我体悟到,生活中其实并非只有暖暖的乡情,更有贪婪的冷酷和愚昧的麻醉;不仅有胜利者荣光的花环,更多的是在抵御凶险的苦痛中那近乎绝望的挣扎。我曾亲眼看到,和犯罪较量了数夜之后,年轻生命的无情凋零;在绝壁之旅中,如困兽奔跑的逃亡。

  警察生活是无上光荣的,但更多的是舍身肉搏的厮杀,当好一名警察,不但要有足够的智慧和忠心虎胆,更要有比普通人更为充沛的体力。他们真的很了不起,也真的不容易。

  诗歌,应该为警察补充体力,用全国公安文联副主席张策先生的话说,“让诗歌成为我们的另一颗心脏。”

  有幸成为一名警察,但说句良心话,我是愧对这个职业的,因为,自从跨入警界,我还没有破过一起案件,没有抓过一名犯罪嫌疑人。我能做的,只有文字,做得自信一点的,诗歌的只是诗歌。

  扪心自问,我还不是一个真正的诗人,起码还不是一个成熟的诗人,但我的兄弟说,我是一个警察诗人,我很自豪,我认为,这是他们对我发自内心的褒奖。为在生死边缘奔走的兄弟写诗,是我的另一种行走方式。于是,2005年,为纪念任长霞同志牺牲一周年,我彻夜难眠,创作了长诗《春天,我们在寻找一位女人的身影》。写完这首诗之后,我在内心许了一个愿,如果能获奖,我一定要去河南,到任长霞的墓前看她。结果,这首诗获得了全国一等奖,我也于当年来到了河南登封,站在了烈士墓前。

  生活在警营,每天都浸泡在情感的波浪中,尽管在这个地方是不允许放任情感的,在一个遥远的城市,当我得知我的一位老哥张国森在退休的当夜猝然离世后,我再也无法抑制泪水,长歌伴着低泣,写完了《老张,你别走》,“小兴安岭的达子香/就要开了/老张你竟然走了/悲泪簌簌滚落/伤痛猝不及防/你怎么舍得啊/忍心看我在遥远的城市/为你哭泣啊/老张大哥……”他是我的亲人,我的诗笔怎能不为他流淌无法言说的悲伤?

  当我读懂了警营的悲伤,诗歌自然有了悲悯的情怀。在他们面前,技巧和现代似乎不是最重要的,没有情感的诗,对于他们是多么的苍白无力。这个世界没有灵魂的诗人可有可无,但人民警察却不能没有灵魂。

  我在路上,探寻,用一支笔,试图探寻警察的灵魂。2010年,惊悉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王江逝去,我创作了长诗《写给王江》,此诗入选《公安记忆》诗集;2013年,我尝试着从普通人的视角观照不同警种警察的别样人生,创作了组诗《多彩的姿态或者我的兄弟姐妹》;2015年,创作了近500行共20首的组诗《一汪泉水,流向古老的人心》,从一位普通民警的成长历程,折射具象中的警魂,这些诗,都在一定范围内有了些许的反响。

   写大事件、大人物的小细节,写小细节、小人物的大情怀,这是我对警察诗歌写作的一些体会。先把警察写成真实的有爹有娘有儿有女有老婆有丈夫的有血有肉的人,再去写他们之所以是“这一个”而不是“那一个”的生命轨迹。诗歌是文学的哲学,警魂是警察行动的原点,为警察歌唱,是每一位诗人的光荣。

  我热盼着,警营诗歌的繁荣,但我深知自己的笨拙。感谢命运垂青,有幸参加了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完成了一次诗歌朝圣之旅。

  我热爱着,思考着,行走着,也见证着。

  2013年,我与公安诗人翟营文、许敏共同策划,并自筹经费出版了《中国当代公安诗人大展》一书,完成了一次公安诗人的集结;2014年,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成立后,我又在领导和朋友支持下,创办了《剑胆琴心》诗刊,公安诗人终于有了自己的创作园地;2015年,也正是怀着一颗诗心,我远赴北京,有幸在全国公安文联工作,协助领导出版了《琴剑诗系·全国公安实力派诗人丛书》,参加了首届中国公安诗歌研讨会,见证了中国公安诗歌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盛事,创作了“琴剑诗魂”中国公安诗歌奖颁奖晚会主题歌词《祖国在上》。

  在祖国这片诗歌沃土上,中国公安诗歌这片茂密的诗林正传来阵阵松涛。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一位热爱诗歌的人欣喜的事了。

  作为一名警察,能为那些用生命来担当的兄弟歌唱,虽为寸心,也算不负这未见漫长的人生之旅了。

   且行且珍惜,路其实还很远。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