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美文】梦
时间:2016-12-05 08:49:56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于金玉)每个人都会做梦,梦的内容也各不相同,有美梦,也有噩梦。

  美梦你想多做一会,噩梦你想尽快醒来,可事实却往往事与愿违。绝大多数梦都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戛然而止,你睁开眼,或是擦擦嘴边的口水,或是拭去额头上的冷汗,回想着梦境里的种种,却发现,很多内容都记不清了,只有些碎片供自己回味。

  我不是科学家,这种现象的原因并不清楚,但是作为一个资深的做梦者,还是有很多东西能谈一谈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最常做的梦是被追赶,在梦中逃亡。有的时候能看到猛兽,有的时候能看到恶鬼,甚至有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到,只知道往前逃。

  逃亡的路线往往是山路,一侧山峰高耸入云,一侧悬崖深不见底,我就沿着山路跑啊跑,害怕的大喊大叫,经常把家人吵醒。间或有个山洞可以让我进去避一避,喘口气,被追击者发现了只能继续玩命狂奔,简直比神庙逃亡还刺激。

  这样的梦几乎贯穿了我的整个小学和初中,我一直认为我长跑的能力是在梦中练出来的。

  上了高中,见得多了,梦得也是五花八门,踢球、打游戏、上课迟到、考试不及格、女同学,内容倒是比之前的梦境丰富了很多,却一点也不比以往轻松。

  在梦里,踢球向队友发脾气,打游戏的时候提心吊胆怕被抓,上课迟到总被班主任拉到办公室批一顿,考试不及格回家也不好交差,至于女同学,手都没拉过。

  人们都说做美梦如何,在我这里,梦境还赶不上现实。

  等到上了大学,很多梦都被酒精泡碎了,一点都捡不起来,只有一个梦记得最清楚,就是传说中的“鬼压床”。

  那是一个周末,前一天晚上玩得太晚,一直睡到中午还没起床,朦胧中,只记得阳光很美,也很刺眼。

  这时,我听见吱嘎一声,门开了。

  我起身想看看是谁,是不是三儿没烟了又来蹭烟,还是同宿舍的人外出回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给我带饭。

  然后我发现我的身体仿佛被粘在了床上,动弹不得,就连睁眼都睁不开。

  我挣扎,使劲地挣扎,床都被我摇得咔咔直响,除了那一刻,我从没感受过地心引力有那么强劲。

  终于,我一脚把被子踢开了,睁开双眼大口喘着粗气,过了许久,白色的天花板都让我盯得有点失焦了,才翻身下了床。

  门是闩着的,窗户是开着的,在阳台上吹会风,给我爸打了个电话,我爸只说了一句:以后睡觉手别压着胸口。

  放下电话,我就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在自己的梦里还能让别的东西给欺负了?不行!

  在那之后到现在6年多的时间里,我只做过一次噩梦,是在重庆。

  那是我刚到重庆的第一天,在朋友家住,三月份的重庆还有些微凉,房间也比较潮湿。我拉上窗帘盖上被子,听着窗外大型机械修路的声音,准备度过在重庆的第一晚。

  我习惯侧身睡觉,睡到半夜,觉得后背一凉,紧接着有一双冰冷的小手按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回头,还能看见“它”的脸,乌青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眶深的吓人,小鼻子翕动着,两手掐着我的脖子,两条腿盘在我的腰上。

  如果不是此时此景,单就这个姿势来说,有点像父亲背着儿子,有点温馨。

  然后下一秒我就一个过肩摔把“它”甩了出去,“它”被甩到了门口,坐在地上哭了几声,又站了起来,双手向前伸着向我走了过来。

  于是我上去就是两脚把“它”踢了出去。

  再次睁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和朋友说了这件事,他说,可能是你坐了一天车,太累了。

  至于我现在做的梦,多是些刺激的情节,没事爬个大雪山、坐飞船上个太空、从高楼上往下跳、划着小船去北极看日出,其乐无穷,简直做了还想做。

  然而,再有趣的梦该醒的总要醒来。

  我做过最长的一个梦是十年,这是一个梦中梦,我在梦里遇到了,就在生活中把这个梦继续做下去。

  如今,这个梦也醒了。

  在这个梦里,有喜悦,有痛苦;有千里相见,有对面无话;有早起的问安,也有酒后看着手机不知道聊些什么只能恩哦的两种近乎极端的情感贯穿始终。

  我试着把这个梦再延续下去,十年太短,我曾经想把这个梦一辈子做下去。我曾经无数次想过梦醒了我会怎样,是彷徨?是忧伤?亦或是痛哭流涕?

  都不是,梦醒的一刹那,我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然后是释然。

  那是绑着石头跳海,在濒死的瞬间挣脱了锁链,抬头看见水面上阳光般的释然,这个梦做得太久了,我曾经不愿醒来,但我现在必须醒来。

  因为如果醒不来,我可能会死在梦里。浮出水面,我看见了阳光、白云还有蓝天。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