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美文】丁香花
时间:2017-03-06 09:26:39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文/ )初到文化路新所一切都觉得是那么的新鲜,借着第一次在新所值班的机会,满满的自豪感驱使着我总想到处转转,去欣赏一番这个现代感十足的、整洁的、规范的....以及言语无法表达的新所。然而一上二楼,一股孤寂感就打断了我兴致,整个二楼是孤寂的只有我的脚步声与我为伴,更漆黑的黑的只能看到微弱的月光。正当我怏怏地要回到值班室的时候,却发现二楼半的缓台上已有微弱的光亮环顾在头上了,顺眼望去,缓台上的内勤室房门微开着,哦,原来这里是光明的源泉。我思忖着,脚步已移到了门口。房门的缝隙间露出了一张脸,原来是内勤李文婷。“你怎么还没有走啊?”我自然地关切道。“孩—子—睡—着—了—”她尽量拉长了压低的声音,一边指着床上的幼儿,一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点了一下头,继续上我的楼,借着手机的光亮环视一周,满足了好奇之心,也是尽到了责任。下楼时已见她站在缓台处,身后办公室的大门已全然打开。“有事吗?”我疑问道。“啊,楼里声控灯坏了,走廊太黑,台阶又高,怕你不方便。”说罢,她露出了一丝微笑。哦,原来是给我送光明的。我真诚地道了一声谢后便下楼去了。没等我迈下几个台阶,又传来了细弱的声音:“靳哥!”我驻足转过头,“一会儿想请你帮个忙,今天我没开车,能帮我把孩子送回去吗?”“什么时间?”我问道。“现在可以吗?”她在征询我。“当然可以”我干脆地回答。说罢,她立刻返回室内蹑手蹑脚地收拾东西、包裹孩子。好奇心驱使我开始打量着这个房间和房间的主人。

  这是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屋,最抢眼的是紧挨着左手门框处立着的两个铁皮卷柜(否则卷柜也无处安置),把入室的空间切割成了“走廊”,卷柜像屏风一样把身后的小床隐藏起来。虽然,空间明显局促,倒也规矩。我顺着“走廊”前移两步,只听“哗啦”一声,打断了我 “勘查” 的思路。原来是我将窗台上一摞档案碰落地上。孩子已被惊醒,顿时“嘤嘤”的抽泣。她没有理会,自顾收拾她的东西。我抱起了地上的档案,却手足无措了。“随便放哪儿都行,你看我把这屋搞的,是不有点儿乱。”她像是自嘲。我环视一周,原处窗台上的档案仍然像小山一样,有的正摇摇欲坠,已不可放回。我只好腾出一只手开始清理狼藉的办公桌,将案宗装订机、打号器、胶水、锥子和用纸等一股脑地推到一边。怀抱的档案终于有了着落。这时她已抱起了捂得严严实实的孩子,我跟着她走出了房门,当我锁门之际,她突然跟我说,床脚的墙上挂着的点滴筐和桌子上的两瓶药得带走。这是举手之劳,立马搞定。“不好意思,那盆花也带上,能行吗?”她像是在央求。我指着窗台上刚刚钻出土层只有几公分枝条的花盆望着她,她点头示意。

  在驱车送她回家的路上,我问她周日为什么不休息还带着孩子加班,她说现在是档案专项会战,由于过去规范档案工作欠账太多、时间太久,只好加班加点。已经搞三个月了,三个月来只休了一天,这不算什么。不巧的是两岁的女儿和自己这几天都感冒了,只好把孩子带到单位,孩子点滴时会睡着,这样就可边工作边哄孩子,两不误。没有办法。“这么大的’工程’就你自己吗?”我有些诧异。“所里还给我配了一个同志,但是今天是周日,我加班就算了,人家得休息啊。本来也是我的活儿嘛。”她说道。“再有两天这点活儿就能干完了,只是担心下周的检查了。”她像是在回答我的问话,也像是胜利前夕的自我释放。“多少档案?”我又多了一句嘴,“5521本”,她胸有成竹的脱口而出。

  路不远,转眼车到了家门口,停在阳台下。阳台窗户打开了,一个青年男子向我友好地挥了一下手,便转身冲出门来。“这是靳哥。”文婷介绍道。“谢谢你靳哥,你叫我小武吧。”说着小武从我手中接过花盆,并执意让我进屋喝杯水。初次相见、诚意相邀,不好拒绝。踏入已经敞开着的单元门,和我并排行走的小武指着敞开的房门请我进屋,我让抱着孩子的文婷先进,而小武非礼让我不可,就在这谦让的瞬间,客厅阳台下一簇簇粉白的花朵夺目而现;一股股淡雅的芳香扑鼻而来。这在高寒地区的五月信难目睹赏到,无异于春天来了、夏日到了。在美丽和芳香的诱惑下,我不再虚礼了,径直地来到了花前,注目陶醉在北方的人间五月芳菲间。“俺家老太太也住院呢,我这是回来做饭,马上还得去医院照看老人,本打算去接她们娘俩儿,文婷微信里告诉我说,有同志送她回来,这我才放心。谢谢你了,靳哥,大礼拜天地让你跑了一趟…”小武的不必要解释和客气对于陶醉在芳香之中既醒似醉的我,也是似听似无。直到我被拉到了沙发上坐下,才“魂归故里”了。“靳哥你也喜欢花?”小武边说边递过一杯茶。“谈不上喜欢,但决不讨厌。”我边回答边品茶。“我和你一样,这些都是她养的,她喜欢,尤其喜欢这些丁香。”小武在得意的介绍爱人的爱好。“这花开得这么早吗?”我问道。“是的,一般在五月末六月初就开了”。文婷在一旁回答着。“靳哥,你喜欢就捧回两盆去,我这养了八盆,再过两年得“移居”室外,有个地方就行,好活,刚才带回那盆也是丁香,是一周前嫁接的”。文婷真心实意欲相送。

  我不能夺人所爱,又不忍弃我所爱。最终还是捧回来了从单位带到车上的那盆新扦插的丁香花儿。

  要想把花儿养好,总得了解点花卉的常识。合上《花卉习性介绍大全》,已经有些疲倦了,半躺在沙发上,闭上双目,意求养神。但是,百花的美丽和芳香在脑海中不停地流淌着、复制着,倒令我费神了。花中之魁—梅花的傲雪吐艳、凌寒留香;花中之王—牡丹的雍容富贵、端庄秀雅;冰霜绽放—菊花的绚丽缤纷、芳香四溢;水中芙蓉—荷花的洁白纯净、出淤不染;十里飘香—桂花的高贵清雅、香气逼人…还有眼前这盆丁香花。

  如果非让我选择一种喜爱的花儿,我会不假思索地选择眼前这盆名不见传、登不上大雅之堂的丁香花儿。原因嘛,很简单。它喜光、耐荫、抗寒、耐旱,不择土壤和环境,无论是平原、山谷、水边、滩涂皆宜生长,甚至在海拔2400米的高原上也能独放。嫩枝扦插即活,无论育种还是嫁接都能繁衍生息。虽然花量少或者无花,但是也不失淡雅清香。足矣,更有这花的主人,在怀女带病加班的那一刻,在真切道白:“…今天是周日,我加班就算了,人家得休息啊。本来也是我的活儿嘛”的瞬间,其胸襟、其气质、其品格不正是那无争、无求生长在平原、山谷、水边、滩涂,开放在满山遍野娇而不艳、卓而不群的丁香花吗!

  我要赞美你,一抹扑鼻芬芳的丁香花。

(作者系文化路派出所民警。)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