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评论】阴柔过剩或阳刚不足
时间:2017-03-31 14:33:13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兰景林)《藏獒之死》是一个近乎荒诞的故事。而无论怎么荒诞,都不可能没有动因,即,我为什么要写这个荒诞不经的东西。

  先说两件事:二十五年前,我采访过一个刚入警的公安典型,其中有个情节至今记忆如初,他破了一个命案,领导要给他记功,他找到领导,提出了个交换条件,功我不要了,能不能给佩支枪。领导没有答应他,原因是那个时候公安机关条件不好,装备落后,一个警察怎么也得混上三五年才能落到佩枪。不过,从这个事儿上足以看出,那个时代的警察是多么的渴望佩枪啊!我一路追着我们这支队伍走到今天,又发生了一件事儿,前不久,省厅令我带队对所属公安机关基层单位开展巡察,巡察有个内容:检查基层公安机关民警单警装备佩带情况。

  什么叫“单警装备佩带情况”?就是说,查一查我们的基层民警出警时带没带上级配发的诸如:警绳、警棍、手铐、枪支等,尤其是枪支是不是带在身上了。为什么要检查单警装备佩带,这里边有个背景,就是这阵子公安机关连续发生因为不按照有关规定佩带单警装备,特别是不带枪而遭到犯罪嫌疑人袭击而负伤,甚至流血牺牲的事件。实话说,当初听说省厅把这一巡察内容列入其中我还有点儿认为是多余,哪有警察不喜欢带枪的?你检查他有意义吗?但是,检查的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在我所巡察的基层所队中,出勤民警居然有65%没有按照有关要求佩带枪支。而且不是没枪,就是不带。如此结果,使我不能不问个究竟了,起初,这些民警还吱吱唔唔说因为时间紧,没来得及带,或者说,忘了。 

  但在我的再三追问下,终于听到了实话,一个民警不无怨气地说:“带什么带,带也不敢用,带它何用?挺沉的。”

  我说:“现在不是允许使用枪支了吗?”

  他说:“说是允许了,但你看看使用枪支有多少条规定?记都记不住,等你想起这些规定了,脑袋都被砸碎了,还不如拿个烧火棍管用呢!用不好,我这饭碗就没了。”

  我不禁愕然:我的警察兄弟啊,什么时候那种对于枪的强烈的渴望居然变成对枪的厌恶和不屑了?

  我也当过兵,亲身感受过军人所倡导的那种尚武精神。军人主要是抵制外来之敌,警察主要是对付内部犯罪嫌疑人,所以我们也应该倡导尚武精神,对穷凶极恶的歹徒也应该拿起枪,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保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其实过去我们也是这么做的。过去我们经常是一个警察去抓十个小偷,现在却是十个警察去抓一个小偷。为什么呢?小偷不怕你,他知道你可能没有枪,有枪也不敢用。我出生的那个小镇当年就一个警察,把个小镇治安管理得井井有条,现在还是那个小镇,人口也没增加多少,警察却已经有二十多个了,但治安状况还不如过去了。什么原因?警察不敢管事了。现在把治安不好总是归结为警力不足,拚命地增加警力,其实主要是警察不敢管事了造成的,单纯地增加警力自然不会有什么理想效果。当地的老百姓常说:“好虎一个能拦路,耗子一窝喂猫的货。”什么意思?你居家过日子都得讲究强势呢,何况是专门用来打击犯罪的警察?

  问题是我们为什么不能强势起来。谁都看得明白,我们这支队伍现在是阴柔之气上升,阳刚之气下降。过去我们搞民意测验,大家口诛笔伐的是警察打人,现在不是了,是警察被打了警察不敢作为了。当然,打人不对,但不作为更可怕。打人是一个警察对一个或几个嫌疑人的直接伤害,但不作为是一个警察对千千万万个受害者的间接伤害。

  想想吧,这些年,面对暴徒施暴,我们警察因为没有枪而不敢去管,造成了多少无辜生灵扼腕呼天,命丧黄泉呢?

  还说一个事,去年我考核一个牺牲的英雄模范,他怎么牺牲的呢——抓捕一个酒魔子(醉酒人)。当时,他们两个人去抓这个已经酒后持刀伤人的家伙,按说警力对比还算可以,一比二。但是,他却被这酒魔子一刀捅死了。怎么搞的?原来他为了体现所谓的执法规范,应对媒体炒作,事先叫自己同去的伙计用手机全程录像,自己一个人上去抓这个酒魔子的,这样警力自然地就减员了一半,竟成了造成他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重要原因。试想,一个抓捕和两个人抓捕,效果能一样吗?

  去年河北一个县的公安局政委在抓捕持枪杀人嫌疑人时被其射杀,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自称是国家级名嘴的家伙曾经无病呻吟地问过社会:“是什么原因让一个老人(指嫌疑人)拿起了枪?”这样质疑自然引起一片大哗,警察差点儿罢工不干了……

  现在我要问:“是什么原因让那些曾经那么酷爱枪支的警察放下了枪?”

  我是个警察,而且是个专门研究公安队伍管理的警察,其中原因我多少明白一些。而我又是个作家,我这作家的头衔要比警察这个头衔早好几年,是用理论文章来说明问题还是用文学作品来说明问题,比较起来,我觉得后者更加顺手,所以就有了这篇《藏獒之死》。

   

  (兰景林,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协主席团成员。著有长篇小说6部,其中《真凶》曾列全国畅销书第六名,并获金盾文学一等奖。现任黑龙江公安警官职业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

 

《藏獒之死》原文链接:http://www.hljga.gov.cn/system/201702/418124.html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