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美文】美,与历史同在——《美的历程》部分章节读后随笔
时间:2017-05-12 09:52:39  来源:  栏目编辑:李旭


   (文/张婧)每个时代的“美”都会有其独特的特征,而“美”的特征标志,也往往烙印在当时的生产生活器物和艺术品上。我在休年假的时候曾去了一趟陕西历史博物馆,见识了大量堪称国宝的文物艺术品。当时只是对各个时代的“美”有一个简单的直观的感觉——“美”不是孤立的,它是结合历史存在的。生产力较低的先秦,青铜器器物硕大笨重,线条简单;唐代石窟塑像造型丰腴饱满,线条舒缓。为了对“美”历史有更深一步的了解,在好友的推荐下,我找来了《美的历程》这本书。

  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插图版的《美的历程》,是一本广义的中国美学史纲要。作者李泽厚先生以深邃独具的目光,雄浑凝练的文笔,囊括了历史悠久的中国美学的整个历史。该书图文并茂,通过大量出土文物的照片,直观地展示了横亘中国几千年的美。《美的历程》全书共分十章,每一章评述一个重要时期的艺术风貌或者某一艺术门类的发展。

  李泽厚先生在《美的历程》“青铜饕餮”部分,从青铜器的演变,总结了当时人类在生产力不断进步的情况下的审美历程,那便是从“狞厉之美”到“繁复之美”。夏商之际的青铜器,不离“硕大狞厉”的主线,大张血盆之口的怪兽,沉重到现代机械都难以轻易撼动的器型。到了西周中晚期,随着社会生产力的提高,和人们思想意识的提高,狰狞的饕餮纹明显衰退没落,具有现实意义的动态灵性动物纹逐渐增多,纹饰整体轻松舒畅,让人拍案叫绝的。各种立体的鸟兽,器身上工笔画一般细致的纹饰,精巧实用的器型,早期古拙宏大的气象荡然无存。天子势微、群雄并起,高高在上的王权威风不再,青铜器从礼仪重器转化为人们日常生活的“用器”,逐渐世俗化、生活化。边读书边翻看在博物馆拍摄的文物照片,回忆着博物馆里的所见所感,相互印证、相得益彰。

  从《美的历程》另一章节“佛陀世容”,我也感受到了“美”的历史变迁。书中曾讲,“秀骨清像”、“飘逸自得”的云冈佛像“形成了中国雕塑艺术理想美的高峰”。看到此处颇为不解,寻常见到的佛像慈眉善目,体态丰盈,难道说云冈佛像赢在与众不同?继续深读,并联系那段历史,问题不答自解。在东汉至隋唐之间的几百年的战乱里,生命卑贱、人世的凄苦于统治者而言无足轻重。“似乎肉体愈摧残,心灵愈丰满;身体愈消瘦,精神愈高妙;现实愈悲惨,神像愈美丽;世人愈愚蠢、低劣,神的微笑便愈睿智、高超”。艺术,即使是神的艺术,也是来源于尘世的生活。而大唐盛世终于平复了几百年的战乱,“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富庶日子里,整个社会的精神状态也随之改变。反映在佛教造像上,“佛像变得更加和蔼,关怀现世,似乎极愿意接近人间”。回想起我在四川见到的乐山大佛,大佛开凿与唐代开元元年,完工于贞元十九年,“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乐山大佛的巨大体量以及位于石壁之中面对滔滔江水的超脱,彰显着大唐盛世的博大胸怀。乐山大佛身上见不得印度佛像“宽肩细腰”的特质,取而代之的是壮实的双肩,饱满的胸脯,这体现了唐代崇尚丰满美的时尚。从清癯神秘到丰腴世俗,在直观的表象背后,反映出的是每个年代的社会背景和历史故事。

  美,不仅仅是春花秋月、琴棋书画。即便是远古山崖上的笨拙刻画,仍能穿越时空,展现出当时当代历史背景下人们对美的理解。

  【后记】读书,不仅仅是读这一本书中的文字,它需要更多的积累和阅历。《美的历程》我只匆匆读了两个章节,受对古代文学、音乐、建筑、生活等相关方面知识面了解较少的限制,目前我还无法领略这本书全部的精妙所在。即便只是浅显的读了两个章节,对自己的知识储备也是大大丰富的一个过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古人诚不欺我。

 

(作者张婧系哈尔滨市公安局便衣侦查支队民警。)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