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随笔】窗 外
时间:2018-01-02 09:17:27  来源:  栏目编辑:任丽杰

朱秀峰/文


  我好像患上了强迫症,总是有意无意地转过头看窗外。外面是永远不会长高的楼房,了无生气的小区,或者一成不变的山林。偶尔有鸟儿飞过,不留痕迹;有云飘过,剩下光秃秃的蓝天;有雨落下来,又被阳光收走;有星星或者月亮缀在蓝色的天幕,也可能除了黑暗一无所有。

  这个毛病持续了有一段时间。大约春天的样子,网络断了一阵儿,我手足无措,就像一个烟鬼忽然弄丢了香烟。这时,我发现一只出生不久的蝴蝶把翅膀挂在了杂草上,摆脱不得,我研究了半天,一点一点替它解除了困扰。从那之后,我开始把目光投向窗外。

  明明没什么可看的,却一如既往地看着,这就衍生了一个形而上的问题——窗户存在的意义。

  若干若干年前,祖先穴居野处,是没有窗户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光明隐去之后,他们纷纷入穴,隐进更深层的黑暗。穴居,以黑白分明的时空感成为文明史的导语。后来人类有了家,家是避难所,是避风港,选择性地拥有和摒弃,催生了窗户。

  通风、透光、观察、瞭望,是窗户的功能。躲在窗后听风雨、看风光,与酷暑近在咫尺,与严寒比邻而居,得承认,窗户是个伟大的发明,占有与逃避,仅仅隔着薄薄一层纸。

  我家客厅的窗户是落地的,开了整个城市的先河。除了能让人眼前一亮之外,落地窗对于我并无太多存在感。我总是忙忙碌碌的,没有闲心看风景。也没有什么风景,对面是一模一样的楼房。晚一些的时候,我失眠,会看看外面。这时,城市都睡了,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一切都朦胧着,像是罩了一袭轻纱。

  这几年总在网上呆着。网络是一扇窗户,这扇窗户可不得了,时空交错,风云变幻,全世界都在这个窗户之外。可以深陷其中,可以隔岸观火,你想要的,全在那儿,你不想要的,也在那儿。如果说实体的窗户是生活的锦上添花,网络之窗则演变成了生存的底线。社交、办公都网络化了,这扇窗,你绕不开。真假难辨,虚实莫测,无论心甘情愿,还是勉为其难,人得透过这扇窗活着。在这里,你看得到希望,也感受得到绝望。这已经远非透光通气看风景那么简单,在人类的主导下,窗户反客为主,获取了对人类的绝对控制权。

  我们变成了挂在网上的鱼,每天透过网眼看大海。腰粗了,腿细了,眼睛干涩,脸色蜡黄,头发稀疏,这扇窗户的最大魔力就是能够在不经意间蚕食生命。抱着电脑上床,看着电影入眠,我夜的窗外灯红酒绿人声嘈杂。

  上帝为我打开了一扇窗的同时,也关闭了另一扇窗。我越来越具体地融入人类世界,也越来越远地离开自然。不得不承认,我是个有节操无节制的人。沉溺让我觉着不妥,不拒绝是因为探究不出道义上的不妥,于是就这样软软地挂在网上,形同死鱼。

  如果不是因为断网,我不知道还要被挂多久。断网的瞬间,我的白昼如深夜般死寂。习惯了用键盘鼠标敲击世界,忽然那个世界消失了,手指悬空,万物凝滞。习惯地打开身边的窗户,才发现窗下新鲜的野草开出了白花。那只紫蝴蝶应该是在草中破茧,纠缠不清的草扯住了稚嫩的翅膀,阻住了飞翔。我拯救了它,它却再也不会展翅,变成了爬行动物。这天晚上下了场小雨,第二天,透过窗户,我看到它静静地伏在草间,像緑裳上一粒孤独的粉色纽扣。这一天我看了好几回,期待着它能飞起来,但它没有丝毫移动。后来刮了一阵风,它消失在风中。我认为它已经死了。

  窗外,是单调而真切的,我不停地往外看。经过了风风雨雨,山林一点点变得葳蕤,流云来来去去,日月卿卿我我。寂静的春天之后,夏花婆娑,万般红紫,虫鸣渐起。这一刻,天色黯淡,红色的云霞自西边起,斜着腰身占据了半个天空。

  关闭了一扇窗户,打开了一扇窗户,我走近了自然,于发呆间,感受静谧。这远远不够,我开始想象穴居的情景。要是能有机会,我愿意关闭一切窗户,不要灯火,不要人声。我觉得黑暗才是最真实的存在。关闭视觉的窗,感知看不到的存在,除了黑暗,还有什么能让人打开心窗坐拥自我呢?那里面隐伏着人的来处和去处,风雨不透,却是最通透的一扇窗。

   

                             (作者系黑龙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民警)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