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随笔】创作与逍遥
时间:2018-01-10 14:28:01  来源:  栏目编辑:任丽杰

 

  朱秀峰/文

  最近好多人都在问我同一个问题:怎么好长时间看不到你了呢?我说:一直在呢,你看不看,我都在这里!

  于是开始了第二个话题:忙什么呢?还写吗?我说:不写了,累。他们接着说:是啊,天天对着电脑,很累的。

  只能这样含混着说。关于写作,我没法跟身边人解释,因为没有同类。其实写作不累的,反倒幸福万分。好多年前,我试图向人解释写作是如何如何幸福,掰开了揉碎了,从创作的起源、动机、过程、结局谈开,最后还是用一个低俗的比喻了结疑惑。我说,写作源于一种原始冲动,比如性或者便溺。

  的确是好久没写了。近半个甲子,我被借调,一头扎进机关,开始了另一种形式的写作。这个东西叫公文,严谨的措辞,雷同的结构,相似的面孔,都是近亲。期间,我学会了剽窃。因为实在难以用心去完成。写得再好,你能超越中办大秘吗?既然不能,那就老老实实照本宣科吧。我也曾试图给公文注入一点情感,增添一丝温暖,却是画虎不成。这本是一个整饬而严肃的棋局,容不得斜车飞马。

  挺累的,缘由在于机械地复制,任务性地终结。像一只中世纪的僵尸,毫无意识地跳跃在空无一人的舞台上,背后,是飞舞的阳光和尘埃,是渐行渐远的人间。如此经年,眼睛报废了。医生说,用眼过度,双眼白内障、眼睑结石、角膜炎、结膜炎,还有个瞳孔里的什么环老化。听不懂,医生就通俗地解释:你的眼睛老化程度已经超越了70岁以上老人。天!我要瞎了。医生说,你常年累月玩电脑,瞎了也正常。

  我没有玩,我是在工作。文字处理、平面设计、视频编辑,我的办公室就像个小型机房。

  借调终结,原路返乡,我发誓,后半生就在这里了,永不回头。这座城市地处偏远,也远离了公文,弃文从武,我重新做回了警察。我给自己租了个很大的工作室,买了一个很大的书桌。这里拥有清茶红酒以及大把的阳光,一套古老的音响,好些俄罗斯油画,十几盆绿色植物。我来的时候,绿萝还没我高,半年之后它就爬了满墙。那些兰花和茉莉原本奄奄一息的样子,如今竟开出了满庭芳。休息的日子,我的时间就是浇花扫地饮茶听曲。

  那么,问题来了。租这个工作室的初衷是创作,继续散文随笔的约稿、完成那部跟出版社约定多年的长篇和剧作改编。写公文的那些年,还能坚持专栏写作,而今,万事俱备,东风也来了,帆却不能扬起。享受着宅的逍遥,乐在其中,甚至连基本的社交活动也一并拒绝。

  这不由得让人感念手机的好。只要关机,人就失联,形同蒸发。我常常因此饱受诟病,在人们有事相求的时候,我适时神隐。我的逍遥恼了周遭,价值感顿显。

  谈到写作,当我厉兵秣马雄心勃勃地应诺60天完成一部长篇的时候,我发现,除了每天毫无意义地浪费时间,其他事情都变得索然无味。

  当然,我给了自己充足的借口:我要瞎了。

  我要瞎了,所以我把自己当成一个准盲人对待。一个走向黑暗,即将无缘光明的人,还有什么理由不任性地活着呢?

  老方是一家媒体的艺术总监,早年我们经常合作为某些大型媒体机构输送作品。当他再次找我的时候,我说我要瞎了,不能做了。他说,没那么严重,趁还没瞎,赶紧赚点钱出个名,等瞎了就不赶趟了。虽然我们是朋友,但他找我的目的依然利字当头。拒绝之后,他说,你这天天宅着,时间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我说,时间其实本来就是用来浪费的。生与死之间的这段路,你指望着改变世界吗?我们都是凡人。即使伟人,皓首穷经,留一世英名,改变了未来,推进了文明,最终一抔黄土葬了肉身。至于成果,被改变的世界看起来很美,背后却往往千疮百孔,危险指数飙升。

  涉世之前,我们的教育就不断强调意义。关于人生的意义,各路专家著书立说,把一个说不得的概念搅成了一锅烂粥。历经千年,这个事情越来越成问题。我甚至认为,他们把一件不是问题的事情搞成问题,里面存在阴谋。或者,这些人根本就是精神怪胎。

  何苦去妄谈人生意义呢?找个夜晚遥望星空,感知距离和时间,感受存在的虚无,在认知和超验之间,把物自体与现象界搁一个盘子里,搞一下左右手互搏,再谈意义。

  疾病是人类最高明的启示,我不再纠结行动或迟滞。生死躯壳已经被时间所定义,就别再给心披上枷锁。救赎是人之为人的道德本分,逍遥却是生命毫无虚饰的本真。最后,回到写作,充满意义感的创作终究刻着归类和功利的印痕,逍遥之后,我才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作者系黑龙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民警)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