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公安微博群 | 网站群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人物】“小岳岳”与“高个男”的苦乐人生
时间:2018-05-11 15:56:45  来源:  栏目编辑:任丽杰

 

 文/郝振铧

    


    圆脸蛋,说话快,走路一阵风……

  你找张岳吧。

  来办事的群众只要这么描述,准是找张岳的。

  张岳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公安局阳明分局治安巡防队内勤,同事都喜欢叫她“小岳岳”。

  女承父业圆了从警梦

  1980年,张岳出生在一个警察家庭,爸爸是派出所民警,母亲姓岳,名字便取了父母各自的姓。

  警察爸爸为人忠厚正直,为警勤勉尽责,深受辖区群众喜爱。张岳从小耳濡目染,对警察职业充满了向往。1999年,张岳考取警校,毕业后成为牡丹江市公安局阳明分局临江派出所的一名户籍员。敬业的她常常吃住在单位,白天办户口,晚间和男民警一起值班出警。辖区居民都知道,所里新来的小户籍员24小时在岗,什么时候去办事都行。

  工作中遇见爱情

  23岁那年,张岳认识了一个粗中有细的“高个男”。

  那天早上,张岳正在派出所里拖地,两名男子急匆匆走进来,在她刚擦干净的地上留下两行带着泥巴的大脚印。

  “对不起,还没到上班时间,请在外边稍等会儿。”对这两个看着粗粗拉拉的人,张岳没流露出不满,客气地说道。其中一个高个男子焦急地说:“我们是柴河铁路派出所警察,要紧急调取一个盗窃摩托车嫌疑人的资料,户籍员什么时候能来?”张岳接过证件看了看,随即到户籍室将嫌疑人资料调取出来。“高个男”接过资料,有些腼腆地说:“原来你就是户籍员啊,能不能留个手机号?”“赶紧去办案吧,有事打单位电话。”张岳婉拒道。

  一个月后,“高个男”再次出现,说是案件顺利侦破,专门来表示感谢。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像玉雕的动物小摆件,递到张岳手里。张岳脸蛋“腾”地红了,说大家都是同行,相互协作是应该的,这礼物不能收。“高个男”得意地说:“不是啥贵重礼物,是我自己雕的。”张岳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用萝卜雕成的生肖猴,憨态可掬、活灵活现,心想这还真是个粗中有细的人。

  “高个男”叫佟吉国,一年后成了张岳的丈夫。

  见到爸爸才睁眼的奥运宝宝

  2008年8月初,奥运会在北京召开,已经是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特警的佟吉国,离别怀孕9个月的妻子,奉命入京执行奥运安保任务。

  9月11日,张岳被推入产房,剖宫产下儿子佟盛来。因为没有爱人陪伴,张岳产前常处于焦虑状态,也许是这个原因,导致儿子出生后上下眼皮粘连,一直无法张开。医生建议手术分离,但孩子太小,手术风险大,考虑还是等佟吉国回来再做。10天后,奥运安保任务圆满完成,佟吉国心急火燎赶回牡丹江。病房里,当他满怀愧疚地呼唤儿子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儿子动动眼皮,眼睛竟然睁开了!

  生活仿佛被拦腰折断

  2011年,张岳调入治安巡防队任内勤。由于缺少女外勤,案件涉及女性犯罪嫌疑人时,身体素质好、业务娴熟的张岳,自然又成为外出办案、抓捕移送嫌疑人的首要人选。

  2013年11月22日,患了重感冒的张岳接到指令,让她配合刑警立刻去山西长治某村抓捕一名女贩毒嫌疑人,由于当时任务紧急,但又实在缺人手,只能派她去了。到达长治时已是深夜,他们找了一家旅馆住下。

  那一夜,张岳咳嗽得厉害,几乎彻夜未眠。为了不打草惊蛇,第二天行动前,她把止咳药含在嘴里,又戴上两层口罩。抓捕行动顺利完成,返程途中,因路况太差,车辆颠簸剧烈,致使坐在后排控制嫌疑人的张岳腰椎髓核被震裂,从此留下了后遗症。

  这种骨伤很难治疗,后果很严重,坐着或站着时间超过半小时,双腿就开始麻木、失去知觉,只能起来活动一会儿才能缓解,平时洗衣、扫地、做饭这些普通家务活都不能干。

  有一次,张岳治疗回来,6岁的儿子一高兴忘了妈妈的病情,飞快地朝她扑过来。为了避免冲击给腰椎带来更大损害,猝不及防的张岳不得已向旁边闪了一下身,结果儿子一头栽倒在地,疼得哇哇大哭。 

  张岳只能慢慢蹲下身子,用手抚摸儿子的头,一边安慰一边流泪。

  2015年6月10日,张岳突然接到在黑河市的妹妹电话,说父亲因为肝硬化,前一段时间一直在哈尔滨治疗,考虑张岳正在进行第三期治疗,一直瞒着她。现在病情恶化,父亲被接回黑河市的医院,想在临终前见一见最让他骄傲的大女儿。父亲住在医院4楼,而母亲因为难以承受压力,心脏病发作,住在医院13楼。白天妹妹上班,张岳强忍腰痛,楼上楼下两头照顾。10天后,爸爸安详地走了。

  笑对人生的患难夫妻

  一波波汹涌而来的打击,让张岳痛苦、迷茫,但骨子里不服输的性格也开始一点点复苏。而丈夫佟吉国成为坚强后盾,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撑着她。

  去年十九大安保结束后,佟吉国带着张岳的病例找到一位该领域的权威专家,专家看后认为:目前看做手术的风险极大,即便破裂处可以修复,也难免会在手术过程中损坏周围神经,这里每一根神经受损,都会严重影响排便和下肢功能;但是,如果能保持一次起身走上一百步,就可以继续保守治疗,维持病情相对稳定,待医学技术进步再考虑手术治疗。

  这一百步,成了张岳的生命底线。每工作一段时间,她都要站起身,在办公室里踱上一百步,以此来缓解下肢不适,也是给自己一个积极的心理暗示:我还行,一百步,就是一百分,我能坚持!

  如今,走路风风火火的张岳不见了,她的脚步变得缓慢,但却更加沉稳、自信、乐观。是的,生活的苦痛往往就是这样,一切都会来,一切又都会过去。年轻过,努力过,还在追求理想的路上乐观前行,也许这就这对患难夫妻的苦乐人生吧。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办 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6531 技术支持:东北网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山路145号
电话:0451—826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