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 2018年09月11日 星期二

【百佳刑警】刘湖洋:他们在这样战斗着

——来自鹤岗市公安局向阳分局刑侦一线的报告

时间:2018-09-11 15:27:05       来源:无      栏目编辑:

 

 

(赵月伦/文)人世间有一种奇异的东西,被称作“缘”。它有时很万能,往往能在电光石火之间,跨越千山万水把有缘人连结在一起。

秋阳融融,清风车影。从出发地一路向北,乘车驰骋在三江平原这块广袤的黑土地上,顿感天地壮阔。沿途的河流山川、别致的江景江桥,一望无垠黄绿相间的原野,满眼的田园风光惹人心醉。这片广袤的黑土,是一个孕育无数神奇与感动的美丽地方

经过近四个小时的旅途,我来到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素以“湿地之都”著称的鹤岗市。这座城市地处小兴安岭向三江平原的过渡地带,它是东北重要的能源基地和老工业基地。

不久前,我受全国公安文联、公安部刑侦总局的选派和委托,今天启程来这里采访一位屡建功勋的全国刑侦战线上的英雄模范,他就是现任鹤岗市公安局向阳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的刘湖洋同志。

刘湖洋出生在鹤岗市郊区一个普通家庭,2000年毕业于黑龙江省警官学院。从警十八年来,他多次临危受命,共参与侦破各类刑事案件1580余起,抓获逃犯200余人,打掉各类黑恶犯罪团伙26个,多次立功受奖;20179月,他又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热血铸剑 丹心为民”百佳刑警光荣称号,同另外三名黑龙江省获奖者一起,在首都人民大会堂接受到孟建柱、郭声琨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春去秋来,几度寒暑。一枚枚耀眼的立功奖章上,不知凝结着他多少苦斗艰辛的汗水;一组组沉甸甸的统计数据背后,演绎过多少壮怀激烈的刀光剑影?刘湖洋在他42年的人生历程上,还曾迸发过哪些精彩的辉煌瞬间?还有,鹤岗市公安局向阳分局究竟有着怎样的精神沃土,会培养出这样一株英模之花?带着这些问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走近这位优秀刑警的内心世界,去领略他另一番的精神风采。

与他素未谋面,仅因接洽事宜通过两三次简短的电话,然而在长途客运站的大门口,刘湖洋还是在熙攘的人群中毫不费力地把我认了出来。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内敛、精干、敏捷,言语淡定沉着,目光清澈,眉宇间洋溢着一股英气,不算高大却很结实的身材,定能撑起一片天地……

此时,晚霞满天,我的采访活动就这样在此时、从这里开始了。


     一

去往向阳公安分局的沿途,映入眼帘的是整洁的街道和干净的居民小区,这座城市到处是一片青葱的颜色与祥和。

关于鹤岗市向阳区的有关信息,是在出发前不久轻点鼠标的那一刻知道的。它位于鹤岗市区北中部辖区总面积才约10平方公里人口8.851很显然,从城区整体规模上看,这个区在全市各县区中应该属于“袖珍”型的。

向阳分局坐落在鹤岗市区一条主街面旁边,是一栋六层楼的旧式建筑,辖区处于市区政治文化中心位置。近些年来,随着地区经济的繁荣发展,吸引了一批批前来务工、经商或其它行业的外来人员,同时也带来了诸多诱发犯罪因素,流窜犯罪越来越突出,严重暴力刑事案件时有发生。打击犯罪,维护经济建设,保障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刑侦工作的作用就显得尤为重要。

刑警大队在分局的二楼、三楼。大队现16名警员,大队长教导员各1人,队长2人。这些年,大队领导班子把内强队伍素质、外树形象的支撑点定位于侦查破案,向社会提出了“命案必破、大案必破”的庄严承诺全队克服警力严重不足、办公设施不完善等种种困难,饱蘸一腔忠诚与热血,攻破了一个个在全省、全市有较大影响的大案、要案

浇铸蓝盾警徽的亮丽,擎起向阳平安的蓝天。2013年向阳分局刑警大队就被评为全国优秀基层所队。特别是近三年来,向阳分局刑警大队共立案640件,破案288起,破案率达45%。刑拘人犯135名,抓获逃犯97名,摧毁以“比优特超市袭警案”、“宏景花园械斗案”、以高宏伟、汤树军等为主要首领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4个,为国家和人民群众挽回经济损失百万余元。

——利剑出鞘,除恶务尽。2010322日,向阳区某家烧烤城发生一起聚众殴斗案件,殴斗双方40余人持械对峙,剑拔弩张,一场严重流血事件即将发生。时任刑警大队重案中队长的刘湖洋迅速率多名警力赶赴现场,他凭着职业的敏感和责任感,他发现此事件绝不是一起普通的治安案件那么简单,果断指挥,迅速控制现场局面,当场抓获涉案人员30余人,收缴凶器几十件。

黑恶势力是我们社会一个毒瘤,它不仅给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和人身安全带来极大的灾难,而且严重影响整个社会的繁荣稳定。通过后续深挖线索,向阳分局领导发现,这是一起以高洪伟为首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并立即成立以刘湖洋等为主要担纲的专案组。专案组在案件侦办过程中,注重从隐案、小案入手,从分散的案件材料入手,积极与市局刑警支队请示沟通,将与该组织有牵连的刑事、治安案件跨地区、跨警种收集到一起,从中发现作案规律,准确定性,收集到大量无可辩驳的证据。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平安是最大的民生。经过此后的两个多月的连续奋战,又陆续抓获涉案人员57人,先后侦破了“向阳谷巍巍被伤害案”、“比优特超市袭警案”、“北山袭警案”、“宏景花园袭警案”、以及向阳区、南山区、东山区、工农区等多起伤害和敲诈勒索案件。

随着工作的深入开展,专案组又抓获这个庞大犯罪组织的幕后“老大”汤氏兄弟。此案被称为“鹤岗打黑除恶第一案”,这起复杂案件的及时侦破,铲除了在鹤岗市为非作歹多年、欺压百姓的毒瘤,向全社会显示了向阳刑警“打黑除恶”坚定决心,人民群众纷纷拍手称赞。

——架网布控,逃犯克星。身负重案的逃犯刘利军多年没有消息了,他妄图自己犯下的累累罪行用时间来消弭,但向阳分局的刑警从没有放弃对他的调查追捕。

“百日会战”行动中,刘湖洋经过数月的分析研判,终于摸清了刘某的活动轨迹路线图,他向局领导主动请缨,与其他战友远赴吉林、辽宁、河北等地抓捕,行程万里,一举将在三河市燕郊某区做保安的刘某抓获。据统计,全队三年来共抓获逃犯97名,使一个个犯罪嫌疑人归案

——信息警务,锲而不舍。多年来,刘湖洋和他所在的警队,始终坚持将传统侦查方式和现代科技侦查手段有效结合在侦破2013.1.3”鹤岗一百特大盗窃案、“2017.7.17”巨额电信诈骗案等一大批重特大案件并作为特殊人才参与全市重特大案件的视频侦查工作。时长200多个小时的视频,足足过了五遍,案件终于有眉目

原来嫌疑人事先就藏在了商场里,等到闭店才出来作的案。寻着这条线索,以及视频里依稀的影像,最终锁定嫌疑人在工农区一洗浴中心附近出没,于是他立即请战,当晚带队将犯罪嫌疑人魏然成功抓获,缴回现金13679元、黄金748.205克和一个价值6万元的玉坠

向阳分局刑警大队还有一个现象,那就是先进典型人物层出不穷,先后涌现出荣获“全省十大优秀人民警察”的刑警杨绍武、直面凶残毫不畏惧的“一等功”荣立者李海军、全省“执法办案标兵”马淼等先进典型人物。如今,刚刚荣获“热血铸剑 丹心为民”全国百佳刑警殊荣的副大队长刘湖洋,更是把向阳刑警的声誉推向全省、走向全国。向阳分局刑警大队不仅是一支敢打胜仗铁血英雄警队还是一个出产荣誉和骄傲的奋进团队。

十八年的历练摔打,十八年的执着追求,刘湖洋在向阳刑警大队中步步成长为刑侦工作的中坚。回顾过去的岁月,他很感慨:我所坚持的,也是我们大队刑警坚持的。我永远不会忘记,荣誉和掌声不仅仅属于我个人,光荣更应该属于这个集体,我只是这个团队和战友兄弟们的一个代表。

滴水能反映太阳的光辉。两天来,随着对向阳分局刑警大队和先进英模刘湖洋逐步的了解,这个刑警群体的特质形象在我的心中愈加丰满、清晰了。多少回,每一回狭路相逢殊死的搏击,每一次胜利凯旋化险为夷,这支警队,他们用生命和忠贞守护着这方热土的安宁,他们以超乎寻常的勇气,历尽无数艰辛,创造着一个个辉煌的传奇!

在向阳分局刑警大队采访的过程中,我被一种久违了的情愫温暖着、感动着。

按照事先拟定的采访计划,其中一项是与向阳分局的局领导见面交流。对于了解有着十八年刑警经历的刘湖洋来说,见一见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就非常必要。

原定是上午与刘副局长见面的,近中午有消息说他在市里开会赶不回来了。不过,在刑警队一上午分别采访过程中,多次听到好几位刑警在接电话或工作对话时口中时常冒出的一个高频词——“春哥”。

与马淼副大队长谈兴正浓,不禁插话问:“春哥是谁?”

“我们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刘春啊。”

“副局长?刘春?”“那么你们平时都这么称呼?还是……”我连忙问。

“除了正式场合开会,平常队员都这么称呼他。”马淼表情恬淡地说,仿佛在回答我今天的天气如何。

“多年了,我们大队每一个人或全分局的大部分干警平常都这么叫他。”

哦,听到这里,我似乎悟出些什么。

下午又有消息说,上午组织人事刚刚任命,刘春局长被调到另外某分局工作了。这个突然的消息,让接受我采访的几位刑警兄弟感到愕然。不过,对于晚上松散式集体座谈,据说他也能参加——相比在办公室正襟危坐的那种采访方式,我更愿意在那种无拘无束、没有繁杂琐事打扰的境况下进行。

晚上的聚会,我心有期待。

与影视剧中那些高大俊朗的刑警相比,眼前的刘副局长“春哥”的形象确不是那么“高猛帅”。这次见面,他的精明干练,他的友善坦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他那双深沉果敢的眼神,只有长期战斗在刑侦第一线,经历过百折不回的经历才具有。

春哥是一位从最基层干起走到今天领导岗位的老资格刑警。他担任过侦查员、重案大队中队长、副大队长、大队长、直至刑侦副局长。在座的这几位大队刑警,都是跟着他摸爬滚打多年的下属。三十余年的刑警生涯,没有消弭他的锐气和激情,只是鬓角的银丝见证着他岁月的年轮和痕迹。

大家轻松地聊着、笑着,有时互相调侃着,春哥也跟着大声说笑,好像他们刚刚踢完一场酣畅淋漓的足球赛。有人提起那年他曾经赤手空拳与犯罪嫌疑人搏斗,上衣被对方撕扯得几乎快要袒胸露背,不过那副囧相,却赢得现场目击群众的一片掌声,说警察抓人就该这个样……

有一次围捕某重要犯罪团伙头目——在一处陌生的居民区,当时由于案情紧急,自身身材灵巧的他从屋门的上方空洞爬进去,将躲在床底下的犯罪嫌疑人抓获。要知道,当时室内情况不明,漆黑一片,谁能预料贸然进入会发生什么不测?可一身“虎劲”的刘副局长就带头冲了上去了。

参加这个聚会的刑警,几乎每个人都有着说不尽道不完的难忘过去,几乎每个人的身体上都留下这样或那样大大小小的刀痕或伤疤。在他们心底,这些永远抹不去的伤痕,却是他们心中和生命里引以为豪的奖牌!

许多年来跟随春哥出生入死的这班兄弟们,大都很争气,更没有谁掉队,如今多人走上了领导岗位,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中发挥着中坚作用。让春哥感到最欣慰的是,当了三十来年的刑警,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些兄弟们的情分。

李海军如今担任分局法制科副科长,他可是刑警大队老资格的侦查员,他的右臂曾经与刘湖洋等一起抓捕一名持刀抢劫凶犯搏斗受重伤。也就是在那次抓捕中,刘湖洋果断开枪击伤凶犯,及时控制住局面,避免了更大的伤害。

时至今天,尽管工作岗位变了,我却始终还把自己当做刑警大队的一员,因为在这个大家庭,我从来不感到自己是外人。

“如果说我如今有了一定的工作本领,那都是当刑警那阵子打得底儿,真怀念干刑警的那些年那些月……

明天就是周末,春哥下周一就要到新的岗位报到了。让这次因采访活动组成的小聚会有了一种“分别”淡淡的感伤——有人的眼角分明在闪动着晶莹的东西。

心灵感召,远胜平淡无味的万语千言。

十几平方米的办公室里,两副桌椅,一个书柜再加一张行军床,显得空间很拥挤。与他聊得的时候,来办事的群众或同事进进出出,他要么起身接待、找资料、接电话、翻资料查询,谈话总是这样陆陆续续被打断。

团团的脸庞,细高挑的个子,笑眯眯的眼睛,整个人显得有些瘦削;通过言谈举止,感觉他的性格应该是果决而又内敛的。事先我就知道,这次采访,刑警大队的马淼是无论如何是不能缺位的。一则他两个人同为刑警大队的两个副大队长,再则,据说他俩可是在一起工作十几年了,从来大队当刑警那天,他们就没有离开过。

马淼的年纪虽然不算大,是家中的独子,是个才三十出头的“八零后”。年纪不算大,然而他的刑警生涯可不算短了。十多年来,他凭着对刑警事业的热爱和忠贞,在领导和队友们的培养和支持下,在复杂的刑侦战线砥砺摔打,屡破大案疑案难案,并一步步成长为基层指挥员。如今的他,在向阳分局成为公认的“审讯一支笔”,被评为全局“执法办案标兵”。他所审讯的材料脉络清、证据强,得到检查机关的充分认可,并多次立功受奖。

用形影不离、或哼哈二将两组词来形容他俩的工作关系,似乎不太为过。在马淼看来,十年来的刑警生活是他警察人生的积淀。自从当了一名刑警那天起,他就庆幸自己遇到一位好同事、一个好兄长。这么多年来,马淼与刘湖洋开展工作很搭调,联手侦破的案件最多,比如他们在侦办某起棘手的案件,审讯某个重要犯罪嫌疑人久攻不下时,他俩彼此一个眼神,或一个轻微的暗示,两人的审讯思路往往会迅速调整,进而达到高度的契合。换言之,刘湖洋主导侦破的大部分案件,马淼都是最有权威的见证者——

我和湖洋十几年在一起的工作的时间,比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的还多。我俩没事的时候经常谈心,甚至能聊到很晚。我们都还算年轻,对一些事情的看法总是很贴近,这么多年,他心里整天想的就是“多破案,快破案,破大案”。无论岗位怎么调整,工作环境怎么变化。

湖洋很上进好强,更不服输,他从来没有忘记身上这份责任。也就是这份责任吧,使他几乎全部的生活以及喜怒哀乐都与侦查破案联系在一起了。

当刑警苦不苦?苦;当刑警累不累?当然很累。然而这些都能咬牙挺过去,比如侦破201313”鹤岗一百商场金店被盗案,我们专案组前后工作了一个多月,为了如实掌握每一家被盗店铺的情况,甚至在商场设了一个临时办公点,吃住在那里,没白天晚上的分析案情、抓捕、审讯、起诉,哪个环节都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我们清楚面临的对手是些什么人。

嗨,侦破一起大案要案,就是一场拼命呐!

侦破案件要凭证据说话,侦破2014.6.6”抢劫杀人案、“2014.4.23”强迫他人吸食毒品强奸案”、“2014.9.11”张亮运输贩卖毒品案等等多起零口供案件,为了掌握扎实的诉讼证据,困倦得头直想撞墙,现在回过头来看,不是也挺过来了嘛。

“说到印象深刻,那就说个比较纠结、跟破案也有联系的事吧,”他说。

直面凶杀死亡场面、直面淋漓的鲜血,还要镇定自若地研究每一个死亡的来龙去脉,是每一个合格刑警必须过的一道坎。可有时候法医进行尸检忙不过来,现场刑警就不能袖手旁观,不用说,还得经常上去搭把手;零距离去面对难闻的气味,面对各种恐怖的尸体形状;退缩危难?想都不要想,因为你得知道自己是干啥的吧。

上面说到的苦和累,哪个刑警没遇到?但是大家都能忍。你知道最难干、最难受的是啥?就是为某起案件的尸体作病理鉴定。

记得那年夏天,我和湖洋侦办一起凶杀案件。因为起诉环节的需要,必须把死者内脏等器官送到省专门医疗鉴定机构和省厅作病理鉴定。那次送检太难忘了,事先不知谁给准备了个大号塑料桶装,装进去的送检物好沉啊,散发的难闻尸臭,用了七八层塑料袋扎紧都掩不住;因为桶的体积大,放不进车后备箱,没办法,只能放在车后座位上。

从鹤岗到省城400多公里的路程,一路上我俩不停地开,谁都不愿停下来往后瞧。满车那个熏人的味啊,简直没法儿形容!因为不敢关车窗玻璃和开空调,因为关上玻璃那个味儿怎么散出去?几个小时后好歹熬到了到了省城,才发现我和湖洋的脸被一路上强烈的热风吹苍(浮肿)起来了。

你说这样的经历有过几次?这是当刑警常有的事啊——更难堪的,有时候去不巧遇上人家鉴定单位的人开会或出差,当天鉴定不了,只能找地方住下等。住店还得把送检物带到身边,为啥?这么严实合缝包裹的神秘物件,放在车里万一被人偷了去怎么办?丢了还怎么起犯罪诉嫌疑人?丢了那可是件大事儿了!

还有,这个东西更不敢公开让旅店的人知道,如果知道里面装的是这货,还能让我们住店吗?嗨嗨,本来光明正大的事,反倒成了见不得人的偷偷摸摸了。

有一次,我和湖洋顺利完成一次送检任务驾车返回鹤岗,晚上应他几个老同学吃晚饭,吃到半截,我俩都没想到服务员会端上来一盘“炒肥肠”这道菜!——嗬,那热腾腾、段段散发着油亮光泽和特别气味儿的肌肉组织,我的胃里猛地一阵痉挛,这时湖洋立马捂着嘴窜出去,把刚吃的那点儿东西翻江倒海全吐出来了……

“谁经历,谁知道,那感觉……唉!”说到这里,马淼无奈地苦笑叹了一声。

哪起案件印象最深刻?马淼想了一会儿说:这还真不好讲,因为这些年,我们侦办的数百起各类刑事案件,从侦查到起诉等等各个环节,我和湖洋以及大队的每一个兄弟都是全力以赴。我们知道,每一起案件都是对自己综合能力的严峻考验,各个环节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和大意。每一次惊心动魄的抓捕,每一次侦破案件成功或失败后的经验得失,都够我们记一辈子的了。

马淼边忙着手里的工作,边与我轻松地聊,有时接待完进来办事的人后,冲我歉意的一笑。就这样不知不觉间,表针已指向中午了,我向他提了最后一个有些“刁钻”的问题:

刘湖洋受到公安部的表彰,作为同为副大队长的你,心底是不是感到有些失落?

听到这个问题,他放下手中的文件材料,看着我一笑说:为什么失落?相反感到很欣慰。一是为我们向阳分局有这样一位响亮的典型高兴,二是这个荣誉是对我们向阳刑警大队这些年工作的高度肯定,再有嘛,就是替湖洋高兴,因为我们是生死相依的兄弟……

这次采访活动的大背景,源于公安部为大力弘扬宣传全国“百佳刑警”的英雄业绩、进一步讲好中国刑警故事,由公安部刑侦局、全国公安文联和人民公安出版社共同举办《中国刑警》(系列丛书)报告文学创作采访活动,这个活动选派全国三十名公安作家组成专门的创作团队,分赴全国各地相关警营开展创作。

作为公安作家群体中的一员,我很荣幸有这样的机缘与龙江刑警的优秀代表刘湖洋同志相识相知,今后,我也更愿意为那些与使命厮守,以天下为家的刑警兄弟们付出些笔墨辛劳。如此,我将会感到十分的欣慰!

一个栋梁之才的成长,离不开雨露、土壤和阳光。每一个人的成长,也更离不开养育、教育和本人的后天努力。

采访活动中,为全面了解刘湖洋这样一个先进人物,此行我还专程去探望他的老父亲,并向他们全家人转达了全国公安文联、刑侦总局领导的慰问、及我本人的祝福和敬意。

刘湖洋的童年,和许多从小就跟父母劳作的孩子一样,切身感受到作为一个普通劳动者的艰辛。父母的养育恩情他感到永远也报不完,最让他感到难过和追悔的,是母亲在年纪不算大的时候就遗憾地离开了人世。至今,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和敦敦教诲时常萦绕在脑海,成为鼓舞他努力奋进的力量。由于受到淳朴家风的熏陶,他从小就对学习文化知识有着天然的渴望,在心灵深处早已悄然萌发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报效国家的志向。

虽然他现在才四十出头,还是在年富力强的年纪,但他已经理性地把自己现在的人生分成三个阶段——

14岁前,主要靠父母的培养抚育;15岁至20岁,主要靠自身的学习和努力;21岁至今,是靠党组织和各级领导的培养教育,靠自己不懈的自律和努力。

湖洋的老父亲刘志明原籍吉林省,早年为生活所迫辗转来到鹤岗市谋生,今年已经70整岁了。老人家是一名转业老军人,性格豪爽,身体还硬朗,他对我的到来感到很高兴,还看得出,他为湖洋取得这样的成绩感到开心和自豪。

想起当年,他感叹地说:“当年做梦都想不到啊,今天能过上这般好日子。当年家里特别的穷,甚至连两个孩子的学费都交不起,我家从来都是学校要照顾的困难户。还好,湖洋这孩子很让我省心,我本人没啥大文化,学习上全靠他自己,后来他挺争气考上了警校,一步步走到今天。”

老人思想很开通豁达,他知道,家庭的幸福是国家给的,也很清楚湖洋的工作性质是要担负一定的危险。他说:湖洋虽然是我的儿子,但是他是国家培养教育出来的,他为国家和老百姓付出苦累是应该的,不光我完全支持他,我的儿媳和孩子都支持他!

湖洋的妻子小张是一位温柔贤惠的女性,她原来是某联通公司的员工,工作本来也做的十分出色,两年前为照顾湖洋和孩子的生活辞职,现在专心在家相夫教子。

窗明几净,井井有条。从来到他们的家那一刻,从他们夫妻间传递的那一抹抹会心的眼神,我就知道这是一个十分温馨和谐的小家庭。

夫妻俩是经人介绍结合的婚姻。然而小张对这个姻缘很舒心很满意,因为她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很有正事、很上进、还懂温情的好丈夫。“烟酒赌那些不良嗜好他都没有”、“他很孝顺,不光孝顺他的老人,我爸妈那里他从来不拉空缺礼……”聊到湖洋的一些优点时,小张的脸上洋溢着自信和幸福。

其实,小张也是有遗憾的,当初结婚的时候,她竟然还不知道刑警这一行业到底是干什么的,更不知道这份外人看来很风光的职业背后还将意味着什么。婚后不久,花前月下的那些浪漫,让数不清的家务和担惊受怕所取代了。

小张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因为她知道,湖洋所做的工作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和百姓的安宁,宁愿自己多辛苦一些,能让他工作时心里踏实一些,她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

从此,曾经是父母眼中的独生女的她变了,婚后生活中的一切家务和辛苦她都承担起来,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一个刑警的妻子,迎接未来生活的风雨,她必须变得坚强!

(以下为刘湖洋爱人小张的原句实录)

——他们大队搞“烧烤城”黑恶犯罪团伙的那起专案,湖洋整整一个多月没回家。有天晚上,孩子病了发烧,当时我多么希望他回来看看我们娘俩、哪怕看一眼就走呢,可我不敢给他打电话,因为,他们的案件正在关键,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正在某个漆黑的楼道里蹲坑守候抓捕坏人,我怕因为我的这个电话声耽误了他们的抓捕行动,更怕因为这个电话让他分神受到意外的伤害。

——他早就习惯了通宵达旦,没有节日,没有假期。每当华灯初,万家灯火,或是举家团圆的时候,却总是他最为忙碌的时候。执勤待命临时出差,似乎已成为家常便饭。有时候饭菜做好了,一个电话,人立马起身立刻出发

那年冬天,他请假到省城医院给孩子做腿部手术,此前好不容易和医生约定好了。我们一家三口已经行至佳木斯了,突然接到大队一起重大系列纵火案的警情电话。放下电话,他面色凝重地说:回去吧,等以后找时间再去,孩子会好的。

我知道他当时也很犯难,可他心上的挑子总是事业和破案那一头!这一回去,他一个星期没登家门。案子破了,一连破了七八起,可如今,我的孩子的腿留下了残疾……

——最让我难过的是,那天深夜,他去给在接受审查的犯罪嫌疑人买饭,突然接到另一个案情电话,因为时间紧任务急,急着返回单位,右腿膝盖直直地撞在饭厅的间隔玻璃上,几枚锐利的玻璃刺进右腿的关节腔里面,当即鲜血直流,他却捂着伤口直奔现场。同事们把他送到市人民医院紧急救治,湖洋怕我担心,并嘱咐一定不要告诉我。

知道这个消息,已经是次日的早上了。我跑到病房,见到湖洋躺在病床上一脸憔悴的样子、还有腿上那血迹斑斑的绷带,那一刻我真控制不住了,泪水中,我真不知是该心疼他、还是要责备他。至今,那条深深的的伤疤永远刻在我的心底……

听小张讲述到这里,天色已经见晚了,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我想起了这样两句话:

“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里;水对鱼说:我能感觉到你的泪水,因为你在我心里。”

有一种情怀,常常是在千钧一发的生死考验前面迸发出力量;有一种精神,总是在如歌岁月的平凡奉献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辉。

中国刑警是人民公安序列当中一个极为重要的警种,她从诞生那一天起,肩负着打击刑事犯罪,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神圣职责并在漫长的岁月里,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与各类邪恶短兵相接,为党和人民立下了不朽的卓越功勋。然而,当踏入这个行列,成为一名刑警,那就意味着要直面凶残和危险,意味着与家人亲人们聚少离多

亲爱的朋友们,当你从新闻媒体闻听到刑警破获一个个重特大案件当你在他们抓获一个个残暴的歹徒而为他们感到宽心和欣慰的时候请您不要忘记,在这些铁血刑警的背后,还有千千万万个像小张那样的警嫂及其家人默默付出的贡献和牺牲!

需要特别提到,她们的柔情,她们的泪水、她们的辛酸,还不为很多人所知晓所了解,尽管她们不在穿警服的人民警察行列,但她们同在战场上惩凶除恶的公安民警一样,同样产生着无穷的警力和战力,她们应该得到我们全社会的理解和尊重!

从向阳公安分局采访回来,我的思绪如同松花江水的波涛奔涌着,并为构思和创作反映刑警刘湖洋同志的报告文学《蓝剑刀锋》打基础作准备。过去的几个晨曦和夜晚,萦绕在心中的那一件件感人至深的事迹,那一个个值得大书特写的普通名字、还有一张张朴质聪慧的面容,促使我先期写下了这些回忆和感受。

如今,我有些迫不及待地把这些还尚粗糙的文字奉献给大家,让所有关心和关怀公安刑侦事业的人们知道:

——在富饶美丽的三江平原上,在龙江这片神奇的热土上,有这样一个刑警在拼搏着,有这样一支警队在这样战斗着!

20188月,于鸡西。

作者系鸡西市公安局民警,公安作家,全国公安文联(作协)会员、黑龙江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全国首届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

 

 

 

分享到: